还是荒诞的现实更能激发人类的创作欲

一眼望去

我磕的CP们都在洗手间发生关系了


洗手间:生活终于对我这个小茅房下手了

瑞利散射

      恺撒的眼睛是蓝色的。


      很标准的那种蓝色,楚子航不确定它在Pantone的具体编号,但看起来就和上世纪印在美利坚画报上的那种正统金发碧眼的美女一样。

      靠着这份纯正和剔透,即使是楚子航这样的人偶尔也能在心里滋生出诗人心绪。

      什么天空、湖泊、冰川、海洋之类的。...


本周更新请假

我刚刚把右手捅沸水里了

委屈.jpg

我梦见恺撒跟楚子航求婚!!!!!

背景好像是在黑湖边上,德姆斯特朗的勇士穿着他们那个黑色貂毛披风堵住霍格沃茨拉文克劳小学霸

当场跪地掏戒指超大声告白

估计是最近GGAD年操paro看多了

告白内容大概是这样吧,醒来之后稍微梳理了一下

我高声歌颂魔法界伟大绝美爱情


你知道我的

我会做无聊的事,但我不会为了无聊的理由搭上自己的一辈子

我求婚是因为我喜欢你

我想和你结婚

我想每天早上醒来都见到你

我想看你吃饭

我想给你买新袍子

我想在我给雏菊浇水的时候你在花园的另一边照料月光草

我想把我藏起来的所有毛毛牙薄荷糖都给你

我爱你

是的,我生来...

Riddikulus(恺楚)

- 想不出梗的时候就拿HP paro瞎几把糊弄。

- 在加图索老爷30岁生日的时候写13岁嫩草谈恋爱我真的没有恶意。


>>>>>

      博格特在恺撒面前变成了楚子航的模样。


      尽管在场的只有三年级的斯莱特林和赫奇帕奇,这个消息还是风一般传遍了大半个霍格沃茨。可怜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不停地向他的学生们强调:“这是隐私!你们要尊重你们的同学!”但在八卦戏码的面前,人人都像见了金币的嗅嗅一样失去自我,或...

九千粉点文


大家好,这里是拖欠了半个月的九千粉点文

八千粉点文我硬生生写了快三个月,我真的对自己很服气

这次搞一波干脆利落的

现在点,我下周就更,算作是加图索老爷的生日礼物嘞🎁

反后爸战线同盟·11(恺楚)(完结)

- ABO/养孩子/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前文这里

- 在备忘录里放到积灰的骚话终于给恺撒讲出来啦!!!


>>>>>

      晚餐是恺撒安排的。楚子航没听过这家餐厅的名字,幽深的庭院内只疏疏落落地摆了四五套桌椅,看起来像是一家不对外开放的会员制餐厅。

      主厨是货真价实的法国人,而且似乎和恺撒认识,在他们落座之后还专门从后厨跑出来和他们打招呼。楚子航的法语很烂,在最开始冒出一句“Bonsoir”之后就不说话了。...

反后爸战线同盟·10(恺楚)

- ABO/养孩子/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前文这里

- 加图索老爷疯狂上分。


>>>>>

      恺撒没去过动物园,他小时候想看动物都是直接坐飞机去非洲大草原上狂奔,或是到亚马逊雨林里顺着汛期的小河漂流。动物园在他脑子里的印象还停留在儿童动画片里的程度,他想象里面都是狮子、老虎、大熊猫之类毛绒绒的东西。

      然而等他跟着楚子航走到特展馆内,恺撒发现自己一眼望去全是隐没在阴影里的玻璃展柜,那些用砂石或枝叶打造出的...

许墨老师呀

蝴蝶本就是被囚于茧中而生的

你若是抓住了我,你便是我的茧

我自缚于你,在你怀中酣眠

如果破茧而出才能化蝶

我宁愿不见这春天


是不是有那个说法来着

“一个男人是不是真的爱你,就看他愿不愿意把你介绍给他的朋友。”

想想楚子航先生

高岭之花,遗世独立

在找到组织之前没朋友,找到组织之后的朋友又都是恺撒认得的

思来想去,楚子航先生主动带着加图索先生回了家

主动牵着加图索先生进了卧室

加图索先生激动到发光

然后这位发光的加图索先生

就被郑重地介绍给了住在床头柜上的Winnie熊先生


楚子航:来,认识一下。

恺撒:……

恺撒:你好。

过去这么多年,你一直陪着这个不爱说话的小朋友,真是辛苦了

不过现在没关系了

虽然这个小朋友还是冷冰冰的

但这个冷冰冰的小朋友

他也是我的小朋友了

想了个甜饼黄梗

祭司×神 / 神×祭司

奈何手头没有合适的CP搞

贴钱竞标了


————

还可以加点别的设定

比如神之前一直只敢偷看不敢现身,是因为神不可以在除神庙之外的地方被人看见

所以在非祭祀日想要见祭司的话,就只能等到深夜,让施法周围所有人沉睡

然后偷偷摸进祭司卧室里,蒙上祭司的眼睛,然后疯狂地……【x


————

而且神之前还是个著名性冷淡神

其他神都有一大排漂亮祭司的

只有这一位从来都拒绝任何祭司的侍奉

所以小祭司宣布说想要当神的祭司的时候,家里人都急疯了

因为一旦成为祭司就要为神奉献一生,即使不被神接受也不可以再回归普通人的身份,只能像守一辈子活寡那样

但小祭司就超自信,跟家人讲这个神我肯定能搞定

然后到了第一次祭祀那天

小祭司在高台上躺好,周围帘子拉起来,帘子上有一圈像注连绳一样的东西能感应神力,在有神接近的时候会发出微光

结果当时帘子刚拉上,一圈绳子唰地就亮晶晶,完全没在犹豫的

祭司:搞定👌

反后爸战线同盟·9(恺楚)

- ABO/养孩子/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前文这里

- 孩子总闹怎么办,找个更能闹的后爸治一顿就好了。


>>>>>

      一周后楚子航拎着行李箱离开了恺撒的公寓。

      其实他的伤还没有好彻底。即使是以混血种的恢复力,那些刀口上的痂也不过才刚刚开始脱落,露出的新生皮肤还带着明显的粉色,如果脱下衣服一眼就能看见。

      不过一天前诺玛联络说扫尾工...

想想恺撒带崽就觉得好可爱啊

感觉是会出现在“当妈妈不在的时候”合集里的爸爸

比如说会在崽举起小胳膊伸懒腰的时候

突然从背后出现

卡着胳肢窝把崽举起来

在崽懵逼的同时高呼一声:

“辛巴!”

这样

两个崽的反应肯定还不一样

伊凡诺就是会疯狂挣扎

踢着小短腿骂他爸爸

但又不知道怎么骂脏话

只能说点“你脑子里都是黄泥巴!”这种

拉法叶娜估计就静静地待在天上

冷漠、安详、接受现实

用说“太阳是一颗恒星”的语气对她爸说:

“你是一只西伯利亚山地大狒狒。”

然后恺撒就会把她放下来

同时好奇地追问西伯利亚那种地方为什么会有狒狒

“不,西伯利亚没有狒狒。”

拉法叶娜平静地...

飞鸟与鱼(恺楚)

- 天使恺撒×鲛人楚子航

- 本来是个段子,结果被神秘人鱼势力操纵着编完了。


>>>>>

      恺撒在飞越波罗的海时发现了一只塞壬。

      那天他正从挪威返回圣座,看见一条蓝尾巴塞壬在里加湾附近的海面下茫然地打转,时不时冒出头来向海岸张望。

      这可不同寻常,塞壬们已经带着亚特兰蒂斯一起迁往大西洋深处数百年了,恺撒没想到他...

反后爸战线同盟·8(恺楚)

- ABO/养孩子/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前文这里

- 吃也吃不到,就脱衣服让恺撒过个眼瘾好了。


>>>>>

      听着楚子航在浴室里洗澡的水声,恺撒拿出手机开始搜“如何和前任心平气和共处一室”,翻了一会儿他觉得给出的建议都不太适合自己这种状况,于是想了想,把提问内容改成了“如何和性幻想对象心平气和共处一室”。

      这下子搜索结果看起来就对了很多。...


反后爸战线同盟·7(恺楚)

- ABO/养孩子/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前文这里

- 拉法叶娜小朋友亲身示范何谓“慧极必伤”。


>>>>>

      如果不是确认执行部还是施耐德教授在当家做主,楚子航简直怀疑是恺撒又从背后下了什么黑手。

      休假在家一个多月的楚子航专员关起房门来收拾行李,面色凝重。

      今天早晨起床他就收到了诺玛发来的新邮件,从伯力市到乌苏里江一带发生了多...

      今天是很好的一天。

      楚子航这么想着,伸长胳膊从冰柜货架深处把最后一盒巧克力薄荷冰淇淋捞了出来。

      其实楚子航并不喜欢这种口味,凉丝丝的感觉总让他想起自己的牙膏。但恺撒很喜欢,他每次抱着冰激凌往嘴里放的时候,脸上总会浮现出一种轻飘飘的安详神情,就好像他咽进肚子里的不是冷冻乳制品而是耶稣摸过的圣水。

      果然当恺撒...

🔒(恺楚)

- PWP,单亲爸爸楚子航空闺寂寞【x

- 算是后爸番外吧。从第二章就想搞空窗期五年的楚子航嘴上说着不愿意结果又在床上湿漉漉的,憋不住了,我要放纵自我。


>>>>>>

      恺撒抱着楚子航,一只手直接绕到前面去解他的皮带。楚子航被人压得趴在床上,努力撑着身体想爬起来,但恺撒沉甸甸一大个挂在他背后,掀也掀不动,想用手肘去撞,反而被扣住手腕压在耳边。

      细细碎碎的吻从耳垂慢慢滑向颈侧,却绕过了发情期微微红肿...

Locked

做了个梦,但感觉像是哪儿看过的小说之类的,一种脑子里有剧本我照着演的感觉。


——

      一个年轻的男生披着斗篷,坐在一艘小木船上。

      天光晦暗,黑云沉沉,像是马上就要暴雨。

      在离他不过百米的位置就是港口,但他的船无论如何也无法靠岸。

      这时候背景出现了投影出的任务提示栏,告诉他现在有上万把钥匙,只有其中两把...

反后爸战线同盟·6(恺楚)

- ABO/养孩子/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前文这里

- 楚子航先生,卡塞尔著名死脑筋,离婚就是离婚,说什么复合听不懂的!


>>>>>

      恺撒没楚子航一开始想得那么幼稚,但也没楚子航后来琢磨的那么城府深沉,准备用美食美景从内部瓦解这个幸福的单亲家庭,进而达到拐走孩子的险恶目的。

      自从那天贸然去幼儿园探望伊凡诺和拉法叶娜,被楚子航凶了一顿之后,恺撒开始反思起了自己近段时间的所作所为。...


初秋的午后很温暖,风和阳光一同从敞开的窗户里涌进来。

那些穿透秋叶而来的光洒在楚子航身上,就像甜点上细碎的金箔。

恺撒俯身在每一处金色的光斑上落下亲吻。

嘴唇掠过碎发下的前额、圆润的肩头和胸膛中央一处小小的柔软的凹陷的皮肤。

以及肋下的一枚咬痕。

然后他又亲手将白色衬衣的纽扣一颗颗塞进扣眼里,掩盖了渎神的全部罪证。

下载了八百年的沙雕软件终于派上用场了!

反后爸战线同盟·5(恺楚)

- ABO/养孩子/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前文这里

- 唉,遥祝大家国庆快乐了🎉


>>>>>

      结节膨大卡在柔软的腔道内,淡淡的血腥气混合着Omega信息素染上恺撒的舌尖。在标记形成的短暂时间里,恺撒恢复了片刻理智,涌上心头的除了对老东西们的愤恨、对自己傻到上当的懊恼,还有一股冰冷的绝望。

      一个被他标记的Omega,无论是否出于自愿,都难以再从他的未来中撇清干系了。这个他连面目都未曾看清的配偶,将成...

楚子航还不太熟悉环境,所以他一路贴墙而行,摸索着将沿途的灯都打开了。

恺撒从不这么做。家里的路他走了几十年,闭着眼睛都能从楼上跑到楼下再跑回去。

于是他一回头,看见灯从走廊尽头一盏一盏被点亮,因黑夜而降临这座府邸的幽寂四下退散,金色光芒追逐着楚子航的脚步一路铺陈,如同厄俄斯掀开夜幕。

光芒蔓延到恺撒面前便停住了,楚子航站在墙边望着他,恺撒这才注意到他没穿拖鞋,双足赤裸。

将视线从楚子航足尖上移开,恺撒问道:“怎么了?”

“有点饿了,起来找点东西吃。”

楚子航的声音里还透着刚睡醒时的黏糊糊的感觉。

恺撒拉着他,去柜子里翻了一盒巧克力曲奇饼出来。

他拆开盒子,掰了一小块饼干喂进楚子...

心里苦

中秋文写到一半觉得困到昏头不想写了

就跑去文件夹里翻翻有没有什么硬盘文可以拖出来混更

结果一口气看了三篇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写的但都在情节发展到关键时戛然而止的文

而且我一丁点也想不起来之后的情节是什么了

我要憋死了

这都是作的什么孽


我决定了!我要你们和我一起憋死!

——————

1

      马尔福家的男孩被送进了医疗翼。

      恺撒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毫不意外,他心想格兰芬多的那个波特终于爆发了。...


反后爸战线同盟·4(恺楚)

- ABO/养孩子/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前文这里

- 给湿漉漉小王老师加戏嘞!


>>>>>

      恺撒想把面前这个金头发小瘪犊子掐死。

      然后他开始回忆自己当年为什么没被庞贝掐死。

      哦,好像是被长辈们拼命拦住了来着。

      “呵,”他冷笑,低头看着面前冲他翻白眼的伊...

突然想到一个很意难平的结局。


楚子航的心智恢复正常,一切也都被证实是奥丁的阴谋

真相大白于天下,但被扭曲的记忆无法再修正

恺撒只能从旁人的叙述里,重新认识这个对他而言本该独一无二的人

可是种子在合适的季节被种下才能发芽

他们错过了少年人最傻逼最固执最意气风发的年纪,以成熟的姿态再次初遇

一定还会有新的剧情诞生吧

但有些故事,永远不会开始了

有没有人看《工作细胞》的?

我觉得好好看,简直像我的课件都活了【痛哭

看的时候瞎几把想了一下恺楚的工作细胞paro


恺撒应该是嗜铬细胞

不用像社畜血细胞一样需要跑来跑去地工作,待在分泌腺里被营养丰富的血液好好供着

因为不是生存必需品,所以平时都歇着

一旦决定找点事情干了,就开始高调分泌肾上腺素

此时的人体就可以激情装逼or疯狂续命

总之要么成为人群中最耀眼的星,要么成为火葬场里最热情的崽【不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嗜铬细胞可以被染成明亮的金黄色嘞!


楚子航的话,如果不考虑原作已有人设,我觉得他当巨噬细胞还蛮合适的

小时候和大家一样是个乖巧可爱的前体细胞

后来突然受了...

反后爸战线同盟·3(恺楚)

- ABO/养孩子/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八千粉点文。

- 建了个合集,前文自己去翻啊。


>>>>>

      在离婚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恺撒都没主动了解过楚子航的状况。

      他那时正忙忙碌碌于人生的转折点。隐于幕后操纵着家族命运的长辈们终于被斩断了根须,他就像千年前的那位恺撒一样凌驾于元老院之上,以共和国的名义登上了独裁官的宝座。

      这位年...

恺撒楚子航在线直播撕X【不

那个节目叫《Maury Show》,b站上有个高能合集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