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并不永远善良(周泽楷中心)

- 周泽楷,十六岁生日快乐。


>>>>>

      周泽楷偶尔会觉得,自己的人生未免太过顺风顺水了。

      溺爱他的父母、殷实的家境,以及天生的好相貌。从出生的那一刻起,这个世界就对他如此慷慨。

      不过有时他抬起头,顺着教室的窗户望出去,能看见成群的家鸽在晴空下盘旋。那些鸟儿的影子掠过他的眉梢,继而飘向更高更远的地方。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会觉得有某种东西从身体深处浮了起来,探出头换了口气,又重新沉了下去。

      那是什么呢?隐隐冒出的苗头,是某种不曾满足的野望吗?

      不会的。

      周泽楷低下头,圆珠笔在指间旋转。

      父母会给他买来想要的小说和游戏机,老师会笑眯眯地称赞他懂事又上进,女生们会悄悄在他抽屉里塞进巧克力。

      他不该有什么不满足的。

      这个世界对他已经如此善良了。


      少年人心中总有一个想成为英雄的梦。

      在星际、或在旷野、或在高楼林立间,敌军压境,世界危在旦夕,大人物们束手无策。而你孤身一人肩负重任,以一敌万,力挽狂澜,拯救人类于水火之中。

      没有规则,没有限制。这是一个人在最年少的时候,对未来做出的最放肆的狂想。

      对周泽楷来说,这份狂想来得太晚了。

      他站在走过了一万次的回家的路上,面前的巨幅荧幕光影闪烁,那些虚拟的角色与场景变幻流转,招式凌厉,英姿勃勃。周泽楷就站在那令人目眩的屏幕之下,仿佛那是一个敞开的窗口,陌生的世界映入双眼。

      于是那沉睡于他灵魂中的、从未苏醒的部分,如同巨鲸般冲了出来,高高跃起,在平静的海面惊起滔天的浪。那浪潮汹涌而激荡,心脏狂跳间肋骨都感受到了实质性的疼痛。周泽楷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弯下腰,捂住心口,眼中几乎要滴出泪。

      然后这个十六岁的男孩回到家,把书包放在沙发上,用他从小到大永远乖巧、永远安静、永远无害的面孔,对着母亲轻声说道:

      “妈,我想打荣耀。”


      有一句被重复到烂俗的话:“上帝给你关上了一扇门,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周泽楷想着,这句话也可以倒过来说。

      上帝给你打开了一扇门,就会为你关上一扇窗。

      父母亲和周泽楷各自坐在餐桌的一边,屋子里很安静,但沉默间满是暗潮涌动,男孩儿的拳头无声地砸在柔软的墙面上。

      母亲红了眼眶,握住了周泽楷的手,温柔地问他是不是学习压力太大了。累了就好好休息,学习的事不用抓那么紧。爸爸妈妈不求你高官厚禄,不求你功成名就,你能开开心心享受人生就好。

      周泽楷困惑极了。在他看来,“去打荣耀”和“享受人生”是同一码事,可父亲母亲却认定它们是互斥的。是他们的儿子遇到困难了,误入了歧途,爸爸妈妈要帮你回到对的地方去。

      于是周泽楷想明白了,想被父母疼爱他就要听话,想被老师夸奖他就得勤奋,想被女生喜欢他就得俊朗。

      他所得到的一切都是有代价的,而这不值得抱怨。

      因为世界从来就不慷慨呀。

      小时候你背会了古诗就能从父母那里得到糖,长大以后你考了好成绩就能从老师那里得到表扬。

      现在你想要得到自己的梦想,周泽楷,你打算做点什么?


      冰冷而粘稠的气氛在周泽楷的家中蔓延了很久,直到某一天晚上,母亲在饭桌上隐晦地提出他是否需要一些帮助,来自心理医生的。

      可这不是病啊,妈妈。

      周泽楷睁大了眼睛,嘴里咬着的排骨忽然泛出黄连般的苦涩。

      或许夸张,或许虚妄,或许遥不可及,但这是一个人年少时的梦啊。

      他很明白的,人生充斥着举步维艰和明争暗斗。父母希望他和他的同学们一样脚踏实地,在考场上搏出一份未来。这样是很好的,周泽楷并不懦弱,他也想靠自己的力量赢出一片天地,但不是在他父母期望的地方,而是在另一个赛场,一个真真正正的赛场上。

      这天的谈话大概是周泽楷人生中最强硬的一次,连他自己都惊讶于他少言寡语的外表下还藏着那样的蛮横与决绝。

      父母退让了,虽然并不理解,但出于对他一贯的纵容,还是将他送进了轮回的青训营。

      收拾好宿舍离开的时候,父亲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无奈与期待糅合成一种古怪的情绪盛在他的眼里。周泽楷抱了抱他,然后向母亲挥手道别。

      得偿所愿了?

      还早得很呢。


      周泽楷坐在训练室里,鼠标电击与键盘敲击声回荡在这个拥挤的房间内,仿佛春雨落下时喧嚣的白噪音。

      他在座位里小小地伸了个懒腰,放松指节,眨眨干涩的眼睛,朝四周望了望。都是与他年纪相仿的少男少女,有的正聚精会神,也有的在插科打诨。

      靠近门口的墙上贴着最近几次测试的成绩表,周泽楷的名字在每张纸上都列在第一位。俱乐部的经理已经来找他谈过几次话了,连偶尔路过青训营的正式队员们也都会揽住他的肩膀,言谈间满是亲热和欣赏。

      你看,即使离开了家庭和学校,这个世界的规则还是照样在运转。

      一切都是有代价的,周泽楷赌上了才华、青春与埋首训练的日日夜夜,要从未来手中赢回他的梦想。

      那个诞生于一块巨大广告牌的、荒诞而轻狂的梦想。


      十六岁的周泽楷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很多很多年以后,就像所有少年幻想中的一样,他孤身杀入敌阵,将对手步步击溃。手中双枪犹如怒龙吐火,张扬肆意不可一世。

      然后他离开赛席,金色的灯光照亮了他的双眼。他被簇拥着走到赛场的最中央,手中握着最高的奖杯,身边围绕着最棒的伙伴。观众席上,父母亲笑着为他鼓掌。

      这是一个很好很美的梦。

      周泽楷躺在床上睁开眼睛。

      他想要这个很好很美的梦,成为很好很美的未来。


      世界并不永远善良,但勇敢者终会得到属于他的荣光。


———— E N D ————



你会是荣耀世界中无解的枪王。

你会成为很好的大人,有很好的人生。

大家都会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

所以,十六岁的周泽楷先生,

要加油

评论(6)
热度(264)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