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也要用爱发电·9(恺楚)

- HP paro,三强争霸赛期间的圣诞舞会背景。

- 前文 → 1 2 3 4 5 6 7 8


>>>>>

      如果早知道会发生什么,布兰顿今天出门前一定会带上照相机的,可惜他没有预言家的血统,因此他只能睁大了眼睛,尽力记住眼前发生的一切。

      就在一分钟前,布兰顿和恺撒正走在通往占卜教室的路上,而拉文克劳们正下了课往外走,蓝与绿镶边的校服袍在楼梯上汇成了两条逆向流淌的河流。恺撒站在绿色的河流中满怀期待地向着另一条河流张望,布兰顿几乎能从他的眼睛里看见一束小小的烟火,只等见到他的男朋友的那一瞬间就“嘭”地爆出五颜六色的火花。

      而一分钟后,恺撒的烟火被点燃了,但那小小的火光立刻就被另一枚更令人目眩的巨大礼炮给盖了过去。

      那一枚礼炮来自楚子航。

      他带着拉文克劳学生常有的淡漠与文质彬彬,平静地挡住了恺撒和布兰顿的去路。

      “下午好,恺撒,以及诺瑞斯先生。“

      楚子航向他们问好,布兰顿颔首还礼,而恺撒显然已经打算冲上去亲吻他的双颊了。

      可是还没等恺撒的动作付诸实施,楚子航就在楼梯上下所有人的注视中躬身屈膝,然后直起身,取下领间的丝带变出一朵玫瑰。

      “恺撒·加图索,”他将玫瑰递向面露茫然的男孩儿,“请问您愿意做我圣诞舞会上的舞伴吗?”

      世界都安静了。那些嬉闹的、争执的、讨论学习的声音都消失了,仿佛所有人都在同一时间中了锁舌咒。三秒后,锁舌咒解除,楼梯间被“梅林啊!”和“刚刚发生了什么?”这两句话塞满了,女生们拼命压抑住兴奋的嗓音像成群飞过的蜂鸟一样嗡嗡响起。

      布兰顿默默后退一步,将自己移出了宇宙的中心,留下恺撒与楚子航一同接受所有人目光的洗礼。

      老实说,恺撒和楚子航要一起去舞会这件事其实不应该引起这么大的轰动。他们都彼此折磨到五年级了,即使是最醉心学术的拉文克劳也该对这两人坎坷的暧昧史有所耳闻。而能导致大家都像傻子似的停下来盯着他们看的原因只有一个——这次邀请的发出者,是楚子航。

      这种古怪而别扭的感觉就像是什么呢?就像一根木柴主动跳进火中,就像一个茶包自己泡入热水,就像一条鱼蹦进了猫的食盆,就像一封信飞过来把猫头鹰送进了巫师手里。

      而这一切怪异的起始却毫无自觉。楚子航先生一如既往的镇定而平和,拿着手里的玫瑰,就像拿着一本书问恺撒要不要一起去图书馆写作业一样正常。

      另一边,首次丧失了主动权的加图索先生,他显然……丝毫没有被冒犯的恼羞成怒。作为离得最近的观察者,布兰顿怀疑他甚至已经克制着自己不要像被求婚的女孩子一样尖叫捂嘴眼眶含泪了。

      “感谢你的邀请,这是我的荣幸。”恺撒微笑着回答。

      他从容不迫地接过玫瑰,轻吻了一下那艳红的花瓣,然后将它插进了自己前襟的口袋中。

      于是戏剧落幕,时间恢复流逝。两位男主人公互相点了点头,错身而过继续走向原定的方向。他们这些围观群众反而显得尴尬了起来,转着脑袋看这两人渐行渐远,这才跟着迈动双腿,该上课的上课,该回宿舍的回宿舍,虽然有些人可能已经忘记自己原本是打算干什么的了。

      混在斯莱特林的队伍里,布兰顿把自己吊在了恺撒身后几步远的位置,没有跟上去。他已经可以预想到在未来的一个月里自己会遭受女生们怎样的骚扰了。当你的朋友是一个话题制造机而人们又碍于身份不敢向他直接打听消息的时候,你要继续维持和他的友谊就是一件非常考验神经的事了。


      十几岁的小巫师正是青春躁动的年纪,这一则充满爆点的桃色新闻在一天之内已经传遍了霍格沃茨。各种小道消息与最新内幕层出不穷,从“恺撒和楚子航已经私下订婚”到“楚子航其实是女扮男装”,少男少女的想象力在这种时刻得到了充分发挥。

      奈何两个当事人,一个沉默寡言心无旁骛认真上课,一个似乎已经放飞自我翘课一整天不知去哪儿了,八卦欲燃烧的围观群众们只好逮着所有可能的知情人士疯狂追问。一天下来,布兰顿几乎要维持不住嘴角礼貌性的笑容,迈开脚步匆匆赶回斯莱特林地窖。路上他与另一个被学生簇拥的人擦肩而过,那个叫兰斯洛特的法国男生似乎也注意到了他的状况,两人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苦笑。

      冲回寝室,布兰顿靠在门上长出了一口气,扭头就看见他失踪了一天的室友正站在窗前,脸上带着一丝可疑的微笑,左手拿着一根蓝丝带。布兰顿眯起眼睛想了想,认出它就是上午被楚子航变作玫瑰的那一根。

      “我也想用更得体的方式来问你这个问题,但请原谅,恐怕我现在实在是没力气再斟酌措辞了,所以我就直说了吧。”布兰顿清了清嗓子,“你究竟是有什么毛病?

      恺撒回过神看了布兰顿一眼,把丝带叠好放回口袋里,然后转身走到衣柜前背对着布兰顿开始翻衣服。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如果指的是今早那件事的话……那么如你所见,楚子航邀请我做他的舞伴,所以我们会一起去圣诞舞会了。”

      说着,恺撒从衣柜里挑出来一件黑色礼服,站在镜子前比了比。

      “我之前准备穿这套的,但会不会显得太平淡了?”

      布兰顿翻了个白眼,走到自己的床边瘫了上去。他闭着眼睛嘟囔道:“难以置信……你真的打算从Mr. Gattuso变成Mrs. Chu了吗?你们上过床了吗?是他操的你吗?”

      “注意你的用词,诺瑞斯先生。”恺撒这么说着,却也看都没去看布兰顿,仍在翻来覆去地检查他的礼袍,“随他。没有。不是。”

      “我要去给《预言家日报》投稿,就叫‘长子或将出嫁 加图索家族后继无人’,女巫们会喜欢的。”

      翻了个身,布兰顿睁开一边的眼睛去看恺撒手里的礼服。

      “别挑剔那套可怜的袍子了,它完美无缺。如果一定要吸引全场的目光,你就在背后绣上‘楚子航让我们今夜◼︎◼︎◼︎◼︎吧!’,但我猜你害羞的小男朋友是不会喜欢的。”

      而在远处的拉文克劳塔楼,一间男生宿舍里也正进行着类似的对话。

      “相信我,你不需要特地换成翡翠去迁就斯莱特林,绿色真的不适合你。”兰斯洛特苦口婆心,“这对金丝钻的就很好,和你的眼睛颜色很搭,和恺撒的发色也很搭。”

      趁着楚子航陷入沉思,兰斯洛特状似漫不经心地把话题引向了他更关心的方向。

      “其实你也可以问问恺撒,舞伴之间本来是就会挑选相配的首饰和礼服的。”

      “哦,是吗?”楚子航说。

      “还可以顺便商量一下别的问题,比如……嗯,舞步的分配什么的?”

      “那个啊……”楚子航拿起一对海蓝宝的袖扣细看,随口应道,“我跳女步吧。”

      兰斯洛特咂了咂嘴。

      这其实是很符合常理的选择,兰斯洛特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但今早楚子航勇敢邀舞的举动让他产生了一丝动摇。

      “确定了吗?我是说……你难道不想跳男步吗?”兰斯洛特煽风点火。

      楚子航莫名地看了他一眼。

      “恺撒个子更高,社交舞也比我熟练,让他跳男步很正常吧?”

      正常是正常,但这样就缺乏看点了啊。

      兰斯洛特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直到晚饭前,楚子航也没能确定好究竟用哪对袖扣。

      他举起海蓝宝与金丝钻对着灯光仔细打量,剔透的宝石们折射出一冷一暖的光芒,就像恺撒与他的眼睛。

      既然拿不定主意,楚子航干脆把两对袖扣都塞进盒子里,附了张留言让猫头鹰送去给恺撒问问意见。等到吃完晚饭回来,猫头鹰就已经停在了窗沿上等着楚子航。

      他从猫头鹰脚上取下小丝绒盒子,给猫头鹰喂了两块饼干它便扑棱棱地飞走了。掂掂手里的盒子,似乎重量变轻了一点。楚子航疑惑地打开,果然看见原本的四枚袖扣只剩下了两枚,空出的位置被塞进了一张小小的纸条。

      既然喜欢就都戴上。

      反正我们本来就应该在一起。

      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楚子航读着读着却轻轻翘起了嘴角。他看看盒子里剩下的两枚袖扣,被与另一个拆散了,却并不落单。

      一金一蓝,恰好凑成一对。


———— T B C ————


完结倒计时

评论(24)
热度(508)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