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


好想看楚子航先生喝醉了,然后发酒疯变成一个作逼哦……

脸蛋红扑扑的,却还是没有表情,用一副性冷淡的嗓音跟加图索先生闹。

“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哈?????」

“那你刚刚手机在跟谁发消息?”

「我在查怎么解酒啊!」

“胡说,我看见对话界面了。”

「那是在线问诊的医生……」

“哦,原来你是和医生好上了。”

「???????楚子航你清醒一点!」

加图索先生被折腾得简直要报警。

说话是狡辩,不说话是心虚;声音小了是底气不足,声音大了是虚张声势。

幸好民政局已经下班了,不然楚子航怕不是能拽着他直接去办离婚。


等到第二天中午,楚子航终于宿醉醒来,恺撒立刻实施打击报复。

手机连上音箱,循环播放昨晚的无理取闹录像。

楚子航先生震惊了,楚子航先生迷茫了,楚子航先生试图逃避现实了。

“恺撒,你听说过夺舍吗?”

然而加图索先生面对那副极富欺骗性的严肃神情,丝毫不为所动。

「没听说过,不过我可以问问医生这病能不能治。」

恺撒皮笑肉不笑,举起手机晃了晃。

「毕竟我背地里早就跟他好上了。」

“……”


被冷嘲热讽了大半年,从此再也不喝酒 也不去看医生 了呢,楚子航先生。

评论(28)
热度(1071)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