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公园相亲角(恺楚)

- 傻吊文,OC出没注意。

- 点梗  @钟曜 :“你们不熟?不熟你们上床?上了床你们还不熟?”一句话扩写,给大大递笔


>>>>>

      事情变成这样大家都不想的。


      楚子航没想过去相亲,是妈妈的闺蜜的同事的女儿要相亲。小姑娘嫩生生的,一个人想去又怕遇上什么牛鬼蛇神,就叫了楚子航来打掩护,必要时刻可以假扮男友赶走看不上眼的对象。

      恺撒更没想过去相亲,他来中国吃吃喝喝散散心,脑门一拍说想体验一下当地的传统娱乐项目,一定要是意大利没有的那种。司机先生听了,略一沉思,一脚油门直接拐到了人民公园。


      这边,楚子航和妈妈的闺蜜的同事的女儿到了公园,一片人潮汹涌,如狼似虎。站了没多大会儿小姑娘就撑不住了,口干舌燥,心里犯怂。她把手里写着征婚条件的牌子往楚子航手里一塞,打了声招呼说去买杯奶茶冷静一下,转眼就钻进人堆里不见了。

      于是拨开人群艰难跋涉的恺撒一挤过来看见的就是这么一番景象。

      穿着休闲西装的楚子航先生站在人行道边,标枪一样笔挺,面无表情,双眼放空,手里抱着一块印满黑体大字的纸板,上书:

      择偶条件

      男,22~30岁,身高175以上。

      本科或本科以上,月收入稳定,有房有车。

      相貌端正,性格稳重,有责任心,无不良嗜好。

      恺撒茫然地把那张纸读了两遍,脑子里的第一反应不是“夭寿啦楚子航不仅出柜还沦落到街边相亲!”,而是“我在这里有没有房来着?”。


      楚子航后悔出门前自己为什么要戴隐形眼镜,不然他就能假装自己近视散光天太黑了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我说,”恺撒口齿清晰,一字一顿,像教幼儿园大班小朋友一样耐心重复,“房子我们可以现买,你挑地段,我付全款,房产证上写两个人的名字。”

      说完,恺撒又酝酿了一下情绪,对着楚子航谨慎地问道:

      “你看我还有哪条不合适的吗?”

      楚子航站在路牙上,比恺撒稍微高了那么一点点。他仗着这点身高优势,居高临下地把恺撒打量了一番,然后抬起右手,细长的食指“啪”地点在了小纸板上。

      恺撒低头一看,楚子航指的字是“有责任心”。

      四个字,看了足有小半分钟,恺撒皱起眉头,忽然幽幽叹了口气。

      “你记恨我。”

      “我没有。”楚子航秒答。

      手一抬,恺撒指着楚子航手下那行字,问他:“那你这什么意思?”

      “指出事实。”

      “这算什么事实?”恺撒一副被气笑了的样子,“我打算负责的,是你不要。”

      这回换楚子航半分钟说不出话来了。他表情冷冰冰的,眼睛却死死瞪着恺撒,像是试图透过美瞳用黄金瞳威慑他。


      去买奶茶的小姑娘这时候回来了。

      她发觉两人之间气氛不对,看看恺撒,又看看楚子航,迟疑地问:“这位是?”

      “一个同学。”楚子航回答。

      “他的朋友。”恺撒说。

      现场安静了一秒钟,两人侧头瞪对方了一眼,又同时转回来面对小姑娘。

      “只是普通同学。”

      “我们真是朋友。”

      小姑娘不说话了,含住吸管安静地嚼珍珠果,睁着大眼睛看这两个人表演互相拆台。


      “我不记得我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别以为你板着脸就能睁眼说瞎话,你明明记得清清楚楚。刚才不还说我没责任心吗?”

      “我说的不是这个关系。”

      “怎么?肉体关系就不算……”

      楚子航一巴掌把纸板拍在恺撒脸上,堵住了他的嘴,然后立刻扭头看向小姑娘。小姑娘还在默默地吸奶茶,清澈的眼睛里满满写着“我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另一边,恺撒已经把糊在脸上的纸板甩了下来。他一抬头,看见楚子航沉默中透出绝望的眼神,又往旁边瞟见了小姑娘一副看破红尘的表情,心中隐隐升起一个大胆的猜测。

      “她是你的女朋友?”

      恺撒的这一声疑问简直要成为摧毁楚子航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他猛地扭回头,准备把世间一切误会的根源就地扼死。就在这时,小姑娘忽然放开口中的吸管,强势中断了一场即将发生的命案。

      “不,我只是一个平凡的月老。”

      她回答完恺撒的问题,不给两个人反应时间便继续说道:“你们两个到底熟到什么程度啊?”

      “不熟。”楚子航冷淡。

      “上过床。”恺撒一脸坦然。

      场面再次陷入尴尬。

      小姑娘又低头吸了几口奶茶,咽下嘴里的珍珠果。

      “你们两个不要再一起说话了,我们一个一个来。”她抬手指向楚子航,“我和你熟你先来。”

      

      “他说你们两个上过床,是真的吗?请用是或否来回答我。”

      “……是。但我当时醉……”

      “你会和不熟的人上床吗?请用是或否来回答我。”

      “否,但是我们平时……”

      楚子航试图为自己辩护的打算全被小姑娘拦了回去,她摆摆手,意思是无需多言。

      “没关系啦,这种事我们女生很习惯的,拉上闺蜜一起去见男神结果男神喜欢上了闺蜜什么的……现在只不过是我来征婚结果给你征到了男友而已,伤害程度已经很轻了。”

      小姑娘捡起地上的征婚启事,拍拍灰,夹在胳膊底下,冲两人挥挥手。

      “那我就先回去啦,两位请继续。放心,我不会在阿姨那里乱说的。”

      也不知她什么时候叫的车,薄荷青的的士门一关上就呜地开走了,背后留下的是楚子航心如死灰的注视和恺撒钦佩的目光。


      “这个不对,她刚刚是诱导性提问,是逻辑谬误,是false dilemma。”

      恺撒一边点头嗯嗯嗯地应声,一边揽着楚子航的肩膀把他往外带。楚子航沉浸在自己竟然掉入了逻辑陷阱的自责里,回过神的时候,司机先生都已经拉开车门恭迎他进去了。

      “你做什么?”他回头质问恺撒。

      “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先进去再说,这里不让停车,回头交警来贴罚单了。”

      恺撒说着说着就把楚子航半是强硬地塞进了车里。车门一关,司机先生心领神会,立刻发动引擎汇入了车流。

      

      “你到底有什么事要跟我商量?”

      封闭的小轿车内,楚子航正身端坐,皱起眉头看着恺撒。对方倒是一副悠闲的样子,翘腿靠在座位上,拿起iPad戳了几下,转手递给他。

      楚子航狐疑地接过来,视线扫过屏幕,愣住了。恺撒趁机凑过去,身体前倾,一手搭在楚子航的膝盖上,语调轻快地问他:

      “房子你想买在哪儿?”


———— E N D ————



回头有心情了再写写他们是怎么酒后失德的吧。

评论(43)
热度(1800)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