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鼓入室

唉,想看和尚日道士。

就那种,束冠长袍的年轻道长,霞姿月韵,一身仙骨好似山巅上的孤松。

下山云游正碰上大和尚讲经,听着听着便与对方辩起了法。

谁也辩不过谁,但和尚自始至终处之泰然、连眼都未抬的冷漠模样看得直叫道长心头冒火。

一个没忍住就窜上台去,揪着和尚的领子逼他正眼看着自己。

可等和尚仰起头,只见眉目疏淡,眼波如止水般清明,反而让道长一下子愣了神,不知如何收场。

半晌,还是和尚一手握住道长的手,从自己的袍口带开。

另一手拿起敲木鱼的小锤,轻轻在道长身侧的剑鞘上敲了三下。



——————



「众生皆苦。」

『我偏见不得众生苦!』

评论(12)
热度(147)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