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扇(川荒)

      荒川之主在庭中遇到了一个孩子。

      那孩子盘腿坐在池边,似乎正低头赏着水中的月影。白色狩衣平平整整地套在他身上,黑发挽在背后,被编成了一条松松的辫子。

      起先他想着这会不会是晴明抱回来的,京都哪个阴阳师留下的遗孤。可等那孩子动了动,在月下伸了个懒腰,哈欠拖出一道懒散而沙哑的尾音,荒川之主立刻意识到了那是谁。

      尽管答案如此不可思议。

      少年摸约也察觉到了荒川之主的存在,但并没有回头。他弯下腰,用指尖捞了捞冰凉的池水,水中满月随即化作一滩碎玉。

      “荒川。”

      那孩子开口,像成年之后一样,用那条河流的名字称呼他。

      “我是神赐给人类的孩子,是被赠出的礼物,打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的权利。”

      嗓音清脆,仔细听才能分辨出一丝发育期的低哑,可比起后来沉厚又慑人的腔调,现在委实算是嫩得要滴出水来。

      至此时,少年终于肯偏过头,施舍给荒川之主半个侧脸。白生生的脸颊都还留着婴儿般的圆滑弧度,可他那一双眼睛,墨玉般深晦,流露出的目光已然凛冽如二月冰河。

      荒川之主听见他再次开口,轻飘飘地问:

      “可是你呢?”


      耳边响起细碎的水声,荒川之主翻坐起身,猛地拉开拉门。

      庭院空空荡荡,月色满溢。小池中的锦鲤蹦跳着争食浮于水面上的樱花瓣,半透明的尾鳍搅动池水,制造出荒川之主先前听见的声响。

      “你干什么?”

      房内睡得迷迷糊糊的荒问道。他被荒川之主的一连串动静吵醒了,心情不大好,虚着眼睛眉头拧紧。

      月光从大开的拉门洒入屋内,照亮了半侧寝具,割裂出一条明与暗的界限。银光止步于荒的指尖前一寸,他的身体隐没在阴影里。

      荒川之主回过身,盯着荒瞧了好一会儿,才关上门,走回被褥前屈腿坐下。

      荒被看得浑身发毛,皱着眉头张嘴又要呛他,却蓦地被荒川之主伸过来的手搭在了头上,一下愣住了。

      “无事。”

      说完轻轻拍了两下,荒川之主便钻回被子下,背对着荒睡了。

      被平白摸了脑袋的荒还睁着眼睛,对着荒川之主的后脑勺酝酿了半天,最后只是自己低声嘟囔了句什么,也重新阖上眼睡了。

 
评论(3)
热度(86)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