纷纷

      他在雨停的时候来了。

      长柄伞当做手杖立在身侧,雨水顺着伞尖淌下来,聚成一小滩深色的水渍。

      “天气可真糟糕,不是吗?”

      这位不速之客寒暄道。

      黑色长风衣被打湿了肩膀,及肩的长发稍有凌乱,衣袋中永远盛开的玫瑰也在寒风中显出萎靡。这些细节让他不像神像一样完美了,他的胸膛起伏着,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呼吸着人间的空气。

      屋内的年轻人从桌前转过身。

      灯还没点上,房间里一片昏暗。他逆光看向站在门口的客人,对方的五官被模糊在阴影里,但一双蓝眼睛清晰得像是被擦掉水雾的镜子。

      他金黄的眼中似乎有什么浮现出来,如同火山复苏,如同铁水缓流。

      “是啊,真糟糕。”年轻人回答,“但至少不会更糟了。”

      鹿皮包裹着弹丸滑入膛口,他举起手中的燧发手枪,表情平和得就好像他是在给这位先生递去一杯暖身的热酒。

      被枪指着的男人无动于衷,尽管阻挡在子弹和心脏之间的只有前襟袋中的玫瑰花。

      “谁知道呢?生活总是出人意料的。”

      他说完这句话,取出口袋中的玫瑰向前掷去。但对方持枪的手丝毫未动,任由鲜花贴着他的手臂飞过,滚落在了积灰的墙边。


      这下,他们之间连一支玫瑰花也没有了。

评论(8)
热度(279)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