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没有宝石色的裙子

他甚至没有能穿上宝石色裙子的

小苹果树似的甜美身体

他就和橡树一样笔直又挺拔

可这棵硬邦邦的橡树

在春天抽出唯一的新枝开出了唯一的花

这朵花开进了我的花园里

那他就是我唯一的爱人了

评论
热度(212)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