恺撒抓着他的肩膀压倒在地上,用力之大,若非混血种怕是肩胛骨早就被捏得粉碎。可楚子航却好像对这份疼痛一无所觉,黄金瞳平静地注视着上方。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这句质问听上去就像一个引线烧到尽头的炸药桶,恺撒拼命克制才没让自己对着楚子航劈头盖脸地咆哮出声。但楚子航面对他的暴怒依然没有半分退让的意思,仿佛早就看穿了这不过是一场佯攻。

      楚子航从恺撒的钳制下抽出右腿,屈起,将膝盖内侧轻轻靠在了恺撒的腰部。于此同时他偏过头,泛红的腺体被直白而坦荡地展示在恺撒眼前。这个动作他完成得那么用力,以至于胸锁肌都被绷出了清晰的轮廓。

      脸庞侧转后,嘴唇距离恺撒握在肩膀上的手只有半厘米,楚子航的神情恬静得宛如天鹅垂首,可他呼出的温热气息洒在恺撒的手背上,却仿佛魅魔苏醒,带着来自地狱深处的硫磺滚烫。

评论(9)
热度(405)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