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后爸战线同盟·6(恺楚)

- ABO/养孩子/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前文这里

- 楚子航先生,卡塞尔著名死脑筋,离婚就是离婚,说什么复合听不懂的!


>>>>>

      恺撒没楚子航一开始想得那么幼稚,但也没楚子航后来琢磨的那么城府深沉,准备用美食美景从内部瓦解这个幸福的单亲家庭,进而达到拐走孩子的险恶目的。

      自从那天贸然去幼儿园探望伊凡诺和拉法叶娜,被楚子航凶了一顿之后,恺撒开始反思起了自己近段时间的所作所为。

      和楚子航以为的不一样,他这次来中国不是为了把两个孩子骗走的,他还想把两个孩子的爸爸也骗走。

      其实仔细一想,即使不作为欧洲著名黄金单身汉,哪怕只是一个普通人,在突然得知自己和前任有孩子的情况下,主动支付抚养费,并定期去探望孩子,参与孩子的成长,这就算仁至义尽了。很少有人因此就会选择和前任复婚的,尤其是在前任不大情愿的情况下。

      但恺撒意识到,自己从最开始就没想过要走正常人走的这条路。他在看见照片发现自己意外当爸爸的那一刻,“要复婚了!”几个大字就跳出来在他脑海里闪烁发光,七彩的灯效甚至把旁边“有孩子了。”几个字给比了下去。

      再然后便是他怀着一腔热血冲上飞机,冲下飞机,冲到楚子航家门口,被拒之门外。

      失意的恺撒躺在床上,两眼放空,在心里给自己盖了个章。

      这是爱情。

      怎么爱上的不太清楚,大约就是两人当年针锋相对的宿敌知己情,在联手推翻加图索包办婚姻黑恶势力和数年间发情期的日日夜夜中得到了升华。

      想到这里,恺撒忍不住在心里痛骂自己。当初刚结婚的时候,两个人口头约定说什么时候搞定加图索家的长老们就什么时候离婚,根本没有立字据的。结果他最后真的说离就离了,完全没过脑子。这种死脑筋的做法明明不是恺撒的风格,看来别人说标记过的AO会渐渐电波同步是真的。

      不过事到如今再多说也没用了,婚都离了五年了。当务之急还是赶紧和楚子航重建亲密友好的互动关系。

      于是恺撒一个翻身坐到桌前,打开电脑搜索“如何快速增进AO之间的感情”。为了避免文化差异,他还特意检索的是中文结果。

      在知识的海洋中经过一番遨游,最终几乎所有情感小论坛的建议都指向了同一个结果——旅行。

      旅行中的相处是能最快催化两个人的感情,最全方位展示个人优点,但也最彻底暴露缺点的方式。所以一同旅行过的AO,一般要么结婚,要么分手。

      恺撒觉得这个方法很不错,毕竟他和楚子航早就分手了,那么看起来可能的结果就只剩下结婚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现在的楚子航不大可能会答应他一同出游的提议,恺撒只好退而求其次,他自己出去旅行,再给楚子航全程直播。

      然后就有了楚子航手机上一天二十条的信息轰炸。


> > >

      楚子航回消息找他打听餐厅地址的时候,恺撒觉得天都亮了。他在心里模拟了一个楚子航对他的好感度进度条,然后自己往上加了个一。

      等到了周六晚上,恺撒抱着手机掐好时间,按照楚子航五年前的作息表,在他睡觉前半个小时打去了电话。

      本来是想发信息的,但“今天的海鲜锅好吃吗?”一行字换了八百种说法被敲进对话框,最后还是被删掉了。

      恺撒听着手机里缓慢的“嘟”声,心里盘算如何能把话题聊得久一点,最好能从吃饭拓展到过日子,然后明天顺理成章民政局一日游。

      等待的时间比往常稍微长了一点,但电话还是被顺利接通。恺撒刚准备说话,就听见听筒里传来的并不是楚子航的声音,对面的人因为用力压低嗓音而显得又粗又哑。

      “喂?子航去洗澡了,你找他有事吗?”

      恺撒沉默了五秒钟,试探着开口。

      “伊凡诺?”

      对面把电话挂了。

      恺撒看着手机根本说不出话,内心在“这玩意儿怎么这么傻”和“幸好这玩意儿这么傻”之间苦苦挣扎。

      过了几分钟,楚子航把电话拨了回来。

      “抱歉我刚刚洗澡去了,伊凡诺是不是接了你的电话?”

      “是啊,”恺撒昧着良心夸,“他挺可爱的。”

      可能是听出了恺撒语气里的谄媚,也可能是太清楚自己儿子是个什么德行,恺撒听见楚子航在对面极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问:“他跟你说什么了?”

      恺撒毫不犹豫就把儿子卖了,将伊凡诺的话一字不落地说了一遍给楚子航听。

      “他大概是想装成一个和你同居的Alpha,好让我知难而退吧。”

      整个事件过于难以言喻,连楚子航都哽了一会儿才说:“以后得少让他跟着我妈一起看电视剧。”

      “这个主意还挺好的,就是执行得不太到位。”虚伪地为伊凡诺开脱了两句,恺撒隐约听见楚子航似乎是轻轻笑了一声,他便立刻继续往下说,“小孩子不懂事嘛,我小时候也尽出些馊招去拆散庞贝和他那些床伴。”

      直到这里一切都很好,气氛悠闲,楚子航听起来很放松,恺撒小心翼翼放出了圈套。

      “不过我和伊凡诺的性质不太一样。”

      “嗯?”楚子航应了一声,鼻音软软的。

      “我是在把我爸从堕落的深渊里拯救出来,他是在阻挠他爸的美好姻缘。”

      恺撒把这句话说得义正辞严,像是在重申某条人尽皆知的公理。然后他就安静了下去,连呼吸也悄悄收敛,全神贯注于耳边的声响。

      小小的通讯器在手中微微发烫,热得手心出汗,但恺撒没敢换手,僵硬地一动不动地地在沙发上。要不是微弱的电流杂音还在持续传来,他几乎以为自己不小心用侧脸碰到了触控屏的按钮,已经将电话挂掉了。

      酒店的隔音很好,安静到近乎出现生理性耳鸣。恺撒专注地捧着手机,贴着听筒,仿佛整具身体只有右耳和右手是真实存在的。

      在第十一次幻听对面传来张口时舌头碰过口腔内壁的声音后,恺撒终于真切地听到了楚子航的呼吸声,以及短短的几个字:

      “我要睡了。”

      愣了一下,恺撒下意识地看向腕表确认时间:“不是还有17分钟吗?”

      说完恺撒就有一点紧张,他担心或许真的是自己少年早衰将楚子航入睡的时间记错了,也或许是楚子航已经有了新的作息表,他和他所记住的那些事早已一并被删除更新。

      幸而哪一样都不是。

      “你记着这个做什么?”楚子航在短暂的沉默后回问。

      这是一个绝佳的时机,尽管不在计划之内。恺撒清空了脑内所有从论坛上看来的恋爱小贴士,握着他的手机,如同握着求婚的戒指盒。

      “不知道啊,我就是记得。”

      他咽了一下,喉结滑动。

      “我还记得你六点半就会醒,如果是发情期就七点。跑完步才会吃早餐,否则没有胃口。餐盘旁摆一套刀叉勺子就够了,多了你也不会用。餐后的甜点会把水果吃光,其他的部分不怎么动,但如果是拿破仑的话就会多吃一点……”

      仿佛是某种奇怪的备忘录朗读机,恺撒平静地叙述着也许连楚子航自己都没意识到的生活细节。

      那些细枝末节的琐碎东西沉淀在恺撒的记忆深处,却被楚子航一句话就轻易勾了上来。就像咬住尾巴连在一起的小鱼,它们的每一片透明鳞片里都藏着楚子航的一个瞬间,恺撒还未回忆完上一个,下一个就牵连着跃出了水面。鲜活又闪耀,绵延出他们短暂的婚姻,与遥远的年少。

      强行将话头截住,否则就会显得过于啰嗦了。恺撒垂下眼,听着电波另一端与他同步的起伏呼吸。

      “楚子航,”他叫他的名字,“我都记得。”

      对面没有回应,楚子航总是很安静的。那个人从来不会说些暧昧不明的或是虚伪客套的话。如果想明白了他便直说,如果想不明白,他就沉默。

      耐心地听着,恺撒以为这又会是一次漫长的等待。

      但是没有,在不到三十秒的缄默之后,楚子航挂断了电话。急促的忙音响起了几声,屏幕退回了拨号界面。

      脊背放松下来,恺撒向后靠在沙发上,但右手仍抬起停留在耳边。

      他微微偏过头,对着已经挂断的电话轻声说:

      “晚安。”


—————— T B C ——————

评论(51)
热度(912)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