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cked

做了个梦,但感觉像是哪儿看过的小说之类的,一种脑子里有剧本我照着演的感觉。


——

      一个年轻的男生披着斗篷,坐在一艘小木船上。

      天光晦暗,黑云沉沉,像是马上就要暴雨。

      在离他不过百米的位置就是港口,但他的船无论如何也无法靠岸。

      这时候背景出现了投影出的任务提示栏,告诉他现在有上万把钥匙,只有其中两把同时插入锁孔,船才会驶向港口。

      可是因为男孩在之前关卡中赢取的积分不足,无法兑换哪两把才是正确钥匙的提示,只能自己试出来。

      看起来男孩应该在玩全息游戏之类的东西。

      男生一开始很淡定,甚至很悠闲,因为他觉得是游戏而已,即使没有提示,应该随便试一试就过关了。

      然而钥匙太多了,上亿种排列组合。

      男孩不停地尝试,从白天到黑夜,一周,一个月,一年,十年,百年。

      他在游戏里不会饥饿不会疲惫不会死亡,但他也无法离开那条船游去近在眼前的港湾,无形的墙壁阻拦着他,将他锁死在一艘小小的木船。

      他崩溃过,反抗过,破坏过,可一切努力都对游戏划定的规则不起作用。

      四周仍旧阴沉,深灰色海水漾起重复的波澜,天边将要倾盆的暴雨盘踞着却永不落下。

      男孩绝望了,他几乎忘记了自己是谁,为什么在这里,只知道麻木地尝试一把又一把钥匙。而他心中始终有一个模糊的希望,他隐约知道有人能救他,有谁回来救他的。

      可是是谁呢?他忘记了。

      直到某一刻,天地巨震,破裂的缝隙中透入了白色天光。

      男孩终于想起来了,他在等他的母亲,他知道一定是她发现了他的异样,从现实世界中强行砸碎了他的头盔。

      妈妈来救他了。

      意识开始剥离游戏世界,男孩心中狂喜着,他已经想好要如何拥抱自己的母亲,扑在她怀里哭泣撒娇。

      随着视觉逐渐恢复,男孩却发现眼前的情景如此怪异。

      他像是一个围观者,看着母亲抱住昏迷的自己哭泣,她身后站着一脸无奈的家庭医生。

      他感到慌乱,大声叫着母亲,挥舞着双臂,期望谁能注意到他。

      然而没有,没有人看向他,甚至他自己都无法听见自己的呼喊,无法感受到手臂的挥动。

      男孩环顾四周,这是自己无比熟悉却又仿佛隔世未见的卧室。

      右边是床铺,斜前方是课桌,正对面是衣柜和书架。

      望着衣柜光滑表面上的映像,男孩忽然意识到了,以自己的视角,现在所处之处应该摆放着什么。

      是全息游戏的运行主机。

      这台漆黑的机器无声无息地倚墙而立,机身上唯一的小小的电子屏上,两个红色单词不断闪动。

      SYSTEM LOCKED

评论(2)
热度(119)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