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很好的一天。

      楚子航这么想着,伸长胳膊从冰柜货架深处把最后一盒巧克力薄荷冰淇淋捞了出来。

      其实楚子航并不喜欢这种口味,凉丝丝的感觉总让他想起自己的牙膏。但恺撒很喜欢,他每次抱着冰激凌往嘴里放的时候,脸上总会浮现出一种轻飘飘的安详神情,就好像他咽进肚子里的不是冷冻乳制品而是耶稣摸过的圣水。

      果然当恺撒回到家,打开冰箱发现了那个浅绿色的小罐子的时候,整个人都被注入了快乐力量。这个男人抱着他心爱的小宝贝冰淇淋,跑到将冰淇淋赐给他的大宝贝身边。

      “真好。”

      恺撒咬着勺子说。

      楚子航从电脑上抬头看他一眼,搭话:“我吗?”

      摇着头发出否定的哼声,恺撒晃晃手里的冰淇淋盒子。

      “它真好。”

      楚子航把头又低回去了。

      “你为什么不质问我我是更爱薄荷冰淇淋还是更爱你?”

      恺撒硬是挤上单人沙发,挨着楚子航坐下来。但楚子航没理他,低头打字。恺撒不死心,拿胳膊肘捅他:“快,快问我。”

      坚持不懈地纠缠了两分钟,楚子航放弃了,他侧过头,给了恺撒一个眼神示意算是问过了那个羞耻又弱智的问题。

      舔舔嘴角,恺撒摁着楚子航的肩膀给了他一个吻,凉丝丝的味道缠上楚子航的舌尖,如同初雪后的第一缕风。

      “薄荷冰淇淋也爱你。”



——————


新买的冰淇淋强烈建议拿出冷藏后放五分钟再吃

憋得人码字

其实这两位大佬应该不会去买超市的冰淇淋吃

但我不管我一定要他们品尝平民的快乐

评论(12)
热度(324)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