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后爸战线同盟·8(恺楚)

- ABO/养孩子/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前文这里

- 吃也吃不到,就脱衣服让恺撒过个眼瘾好了。


>>>>>

      听着楚子航在浴室里洗澡的水声,恺撒拿出手机开始搜“如何和前任心平气和共处一室”,翻了一会儿他觉得给出的建议都不太适合自己这种状况,于是想了想,把提问内容改成了“如何和性幻想对象心平气和共处一室”。

      这下子搜索结果看起来就对了很多。

      水声停止,片刻后浴室门被打开,湿润的温暖空气从淋浴间涌出来,其中掺杂着极淡的兰香。恺撒不动声色地嗅着这股淡香,心中满是怀念。

      “你还没回去?”

      楚子航看见了他,语气里听不出来什么情绪。

      “保险起见,我今晚还是住这里吧。”恺撒从沙发上站起来,双手抄在裤兜里,他朝楚子航的方向走了两步又停下,嘴角扬起一个笑,“怎么?怕我对你做什么不成?”

      瞥了他一眼,楚子航没再搭理他,自顾自走去厨房打开冰箱找喝的,恺撒站在几步远的地方看着他。

      楚子航不喜欢用吹风机吹头发,被擦得半干的黑发耷在头上,水珠顺着发尾淌下来,滴在肩上的毛巾里。他穿着自己带来的家居服,是恺撒没见过的一套,但也还是他眼熟的差不多的款式,长袖长裤单排扣浅灰色,楚子航的审美这么多年来似乎没变过。

      像是没有注意到来自身后的注视,楚子航从冰箱里找出一听凉茶,拉环开启发出“喀”的一声,他仰头喝着冰凉的饮料,恺撒看着也忍不住喉结滑动,刚刚在手机上临时看来的“清心寡欲小窍门”早就和浴室里的水雾一起消散得干干净净。

      为了阻止自己继续向某个不可饶恕的深渊堕落,恺撒迫切需要找点什么事来转移注意力。眼神四下扫视,看见了被放在门口鞋柜上的医药箱,他清了清嗓子:“你刚洗过澡,要不要换一下药?”

      楚子航转过头来看着他,眉梢挑了一下。

      “你要是自己不方便,我……”恺撒卡住了,忽然意识到新找来的这个话题不是在拯救自己,反而是在向着犯罪边缘大步前进。

      他的拇指在裤子口袋里摩挲着车钥匙,想着要不然今晚还是去车上凑合一晚算了,不然长期处在这种尴尬紧张的氛围里他怕自己会心肌衰竭。

      但厨房里的楚子航看起来完全没想那么多,他放下凉茶,稍微思索了几秒就点点头。

      “其他的我自己来就好,背上的那一道麻烦你帮我处理一下。”

      说完他就转身朝卧室走去,一边走一边抬手解开睡衣的纽扣,锁骨上一道细长的新鲜伤口立刻从领口里露出来,早已不再流血,但仍外显出鲜红肉色,毫无愈合的迹象。

      恺撒的目光追着他从自己面前走过,鼻间又嗅到了一丝墨兰的味道,转瞬即逝。他在原地定定地站了一会儿,才拿过医药箱跟着进了房间。


      楚子航身上那些伤口的来源要倒推到十小时之前,他的航班准点落地,得到消息的恺撒早早开着车来等他。

      这次在伯力的任务比诺玛预计得要简单。并没有龙类牵涉其中,只不过是几个加入了当地黑帮的混血种小混混,拿着黑市上搞来的龙族遗物在为非作歹。那些小混混血统中血统评级最高的也大概勉强算是B级,全都对龙族的存在一无所知,还以为自己拿着的金属板上刻的是什么失落的萨满教秘典。

      负责解决掉头目之后楚子航就退出了任务,后续的扫尾工作就交给俄罗斯分部去处理,自己定了最早的航班飞回国。

      然而在从机场回家的高速上,楚子航却发现自己的的士似乎被两辆车跟踪。在驶离机场一段距离后,对方干脆放弃隐藏直逼上来,将不知所措的司机挟持着开下高速,驶向了一片荒地。

      从车上下来的暴徒们全副武装,来意不善,而楚子航还要顾及司机这个普通人类的安全。

      幸好恺撒虽然被拒绝接机但还是一直远远地跟着,发现不对直接开着跑车碾过去,把楚子航和的士司机拽上车就溜。

      后来他们把司机送回市内,对方只以为他们是什么社会黑恶势力,白着脸就跑了。楚子航向学院报告了情况,推测之前在伯力处理掉的黑帮团伙背后和国内的势力也有牵连。在查明情况之前,楚子航暂时不能回家,免得把火引到家人身上。

      然后他就被恺撒载来了这里。


      “我都不知道你在这边还有公寓?”

      楚子航背对着恺撒坐在卧室的床上,上衣脱下来放在手边。恺撒低头小心地帮他把背后的纱布拆下来。之前应急处理,止血效果不太好,浸出的血液大片大片地凝固,把伤口和纱布黏在了一起。

      他从药箱里翻出生理盐水,用消毒布沾湿了,一点一点把粘在一起的纱布揭下来。

      “加图索家族在很多地方都有房产,尤其是适合度假的地方。”恺撒的声音放得轻缓,怕影响了手上的动作,听起来格外柔和,“你有兴趣我可以陪你都住一遍。”

      楚子航自动过滤了后半句,听见度假便想起了出发之前恺撒说的事,问道:“你的旅游攻略做好了吗?”

      “没有,连欧洲都还没走出去。”把一长条染血的纱布换下来,恺撒松了口气,语气也轻松了些,“我哪里都想带你去。”

      背对坐着,恺撒看不见楚子航是什么表情,只注意到他的肩膀微微动了一下,又放了回去。

      房间里安静了片刻,但恺撒的动作没有因此暂停。袭击的人没有配枪,楚子航身上的几道都是刀伤,除了背后的一刀之外都不算太深。于是他从箱子里找出双氧水,准备对这一道伤口重点处理一下。

      “来,咬着。”

      恺撒把叠了几层的干净纱布递向前去,楚子航扭回头来给了他一个一言难尽的眼神。

      “行行行,知道你是铁血硬汉。”

      收回手,恺撒拧开双氧水的瓶子,往盖子里倒了一点,往创口上淋下去。楚子航没吭声,但他整个身体都明显地绷紧了,双臂和后背的肌肉线条凸显出来,恺撒又闻到了墨兰的淡香。

      他并非有意如此,只是Omega在身体虚弱的时候会不自觉地释放少量信息素,不至于让Alpha发情,却又足够吸引他们的注意,大概是本能认定Omega此刻最需要的是Alpha的保护和帮助。

      不过这种本能对楚子航来说没什么用。恺撒几个小时前才亲眼看着他一拳打碎一个人的下颌骨,翻涌的血腥味中潜藏着清雅至极的兰香,简直像是小说里那种优雅的变态杀人狂。

      楚子航不知道恺撒默不作声是在想些什么,他甚至都没太注意到自己散发出的味道。无论是作为Omega还是作为混血种,他对信息素的敏锐度都是低于平均的。

      令人煎熬的双氧水消毒已经结束了,恺撒开始用碘酊给他擦拭伤口周围。这个步骤没什么痛感,药液凉凉的还有一点舒服,楚子航的肩膀松下来。折腾了一天,倦意终于在这个时候泛了出来。

      “对了,我发给你的截图看见了吗?伊凡诺说想见你的那个。”

      昏昏沉沉的,楚子航忽然想起了这件事。

      “看见了啊。”不等楚子航说话,恺撒抢先问道,“你给他们灌什么迷魂汤了?上次见面还一个两个都在我面前嗷嗷哭的。”

      莫名其妙追责到自己身上,楚子航皱起眉头,转过身就要和恺撒说清楚。结果他动作太突然,恺撒没反应过来,手里沾着碘酊的棉签蹭到了伤口上。楚子航眯起眼睛“嘶”了一声,恺撒赶紧弯下腰对着伤口吹气。

      听见背后呼呼的吹气声,楚子航又默默把身体转了回去。

      “我什么都没和他们说。”

      “真巧,我也什么都没说。”恺撒直起腰,换了根棉签继续擦药,“你没问他为什么?”

      楚子航的声音里有明显的困惑:“任务中途他突然发来的,我没来得及问。本来想快点回去和他们谈谈的,结果……”

      背后的伤处理好了,恺撒重新用干净纱布包起来,然后顺手就拿起碘伏去处理另外几处浅一些的,楚子航看着他自然无比的动作,没有拒绝。

      “他们想见那就见吧。”

      恺撒坦然面对楚子航怀疑的目光,手上上药的动作平稳而细致,蓝眼睛里凝着专注,好像现在全宇宙最大的事就是处理好楚子航的伤,谈起别的来都是有些漠不关心的。

      “他们见面是为了什么,等见面了不就知道了。”


—————— T B C ——————



从尼禄祭间隙抽出时间紧急更新

肝力放出EX

评论(13)
热度(969)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