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s Paradise·上(恺楚)

- PWP/年龄操作,19岁恺撒×25岁楚子航。

- 先趁着热血上头把成熟       人妻    楚哥诱拐小年轻的部分搞了,下一章再来上演捉奸大戏【x


>>>>>

      恺撒拧开门把手的时候,掌心里全是汗。

      他不记得自己上一次这么紧张是什么时候了,又或许在过去的十九年人生里他从未如此紧张过。

      卧房的布局并没有大的变动,家具仍按恺撒熟悉的方式待在原处。也正因如此,那些细小的变化被放大得格外突兀。

      素色的新床幔、成对的床头柜、占据了三分之二个书架的中文书、搭在椅背上的牛仔裤、并排放的两双不同号运动鞋。

      任何人都可以从中推断出房间主人的生活在这些年间发生了什么变化。恺撒的视线从这些物件上轻盈地掠过,他在身后合上了门,门锁发出微弱的“咔哒”声。

      恺撒赤着脚,踩过羊毛地毯的声音不比一只猫更响,但他知道自己瞒不过对方,一个训练有素的优秀混血种甚至能靠心跳声判断来者的年龄与身体状况。可低垂的床幔内至今毫无动静,于是恺撒只能将这份安静解读为默许。

      手指搭上床幔边缘,还没来得及撩开,就先有声音传了出来。

      “恺撒。”

      他一瞬间连指尖都在发抖。

      恺撒听过这个声音叫他的名字许多次,往往是在更为正式的场合中,在更为剑拔弩张的氛围下。对方的声线冷淡得像是从未拥有过感情,说出“恺撒”两个字就像提起一件衣服、一本书,平平地一带而过。

      可恺撒从没听过那个人这样叫他。

      哑着嗓子,无所顾忌地,像是在太阳下睡酥了身子的家猫。

      “嗯。”恺撒应了一声,嗓子里黏糊糊的。

      他弯腰从侧面的开口钻了进去,床幔被挤开一条缝,又在身后无声地合拢。

      正是午后阳光最盛的时候,即使有重重帘子挡着,幔帐内也还是盈满了淡黄的昏光。楚子航在这朦胧的光线里侧躺着,姿势疏懒,神色还有着未散去的睡意。被抱在怀里的薄被遮住了他半张脸,只露出一双金色的眼睛,闲闲地盯着这个突然爬上他床来的人。

      恺撒被这双眼睛盯着,一时间有点不敢动。倒不是害怕,他见过的那个楚子航有一双远比这凶狠的黄金瞳,如同黑夜划破雨幕的快刀,透着寒冷而锐利的光。可面前这双眼睛,还是一模一样的金属瞳色,偏生又静又软,像是黏糊糊的蜂糖,而恺撒则似上钩的小飞虫一样被粘得动弹不得。

      “不睡午觉吗?”

      楚子航沙着嗓子问他,没等恺撒开口,他又垂下眼自问自答地说了句:

      “是的,你那时候没这个习惯。”

      当然是没有的,十九岁的男孩子,正是朝气蓬勃的年纪,别说要睡午觉,就是半夜三点入睡,第二天起来依旧精神抖擞。

      恺撒心里这么想着,嘴上没接话。他动动身子往前挪了一点,在楚子航面前趴了下来。楚子航仍垂着眼,睫毛长长的,挡得恺撒看不清他是不是又合眼睡了。

      “楚子航。”恺撒叫了一声。

      于是楚子航的眼睫咻地掀起,两只眼睛望向他,带着懒洋洋的询问。

      这让恺撒很满意,他喜欢楚子航看着他。

      “他呢?”恺撒问。

      “出去了,说是有事要办。”楚子航顿了顿,“大概快回来了。”

      最后半句话让恺撒心里鼓胀的情绪忽然膨大了十倍。

      也许楚子航只是随口提了这么一句,但是谁知道呢,中国人最喜欢玩这种话里有话的把戏,恺撒决定把这句话解读为一声催促。

      于是他猛地伸出手,握住了楚子航搭在被子外面的手腕。


      ⚠️低俗性癖警告⚠️

      直接走全文


———— T B C ————

评论(65)
热度(717)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