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后爸战线同盟·9(恺楚)

- ABO/养孩子/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前文这里

- 孩子总闹怎么办,找个更能闹的后爸治一顿就好了。


>>>>>

      一周后楚子航拎着行李箱离开了恺撒的公寓。

      其实他的伤还没有好彻底。即使是以混血种的恢复力,那些刀口上的痂也不过才刚刚开始脱落,露出的新生皮肤还带着明显的粉色,如果脱下衣服一眼就能看见。

      不过一天前诺玛联络说扫尾工作已经结束,不用再担心他家人的安全。楚子航想着伤口大不了这几天注意遮掩一下就好,便立刻收拾好东西,再次拒绝恺撒送他回家的提议,带着箱子坐上了的士。

      离家一个月,他很是想念伊凡诺和拉法叶娜。不过最主要的是,他觉得再跟这个Alpha住在一起早晚要出事。

      一偏头,楚子航从后视镜里看见了还站在路口目送他的恺撒,立刻又把头转回来。他抬手摸了摸颈侧的生殖腺,按周期他的发情期还要一个月才会来,但最近几天他时常感到腺体发热,每一个Omega面对这种征兆时都会心生警惕。

      楚子航感到烦躁。他的发情期向来和他的作息表一样精准,那就只能说明,即使五年过去了,他的身体仍旧对这个Alpha满怀期待。

      标记已经解除了,恺撒对他的影响应该和其他任何一个Alpha是一样的。

      低头思忖,楚子航的手指轻轻敲着腿面。

      得回去查一查,也许有这样的先例。


> > >

      回到家只有楚妈妈和阿姨在,其他该上班上学的都还没回来。楚妈妈照例把儿子拉到怀里亲亲抱抱,感叹完几句“又瘦了”就放楚子航回房间,自己跟老姐妹们出去玩儿去了。

      楚子航一个人在房里拆行李,阿姨过来问他要不要吃点东西。其是楚子航没吃午饭,但他现在没什么胃口,便没让阿姨准备,只把这几天的脏衣服让她拿去洗了。

      箱子很快收拾完了,楚子航靠在床头放空,脑子里想着带孩子和恺撒见面的事。

      他先想的是楚妈妈和爸爸那边,最终决定还是先瞒着他们。

      主要是他也不清楚自己恺撒以后会怎么样。兴许只是恺撒忽然得知他有了两个孩子,过来见几次面,之后也就回去了。两个人的生活继续之前的轨迹,再无交集。也就没必要这时候说出来,让楚妈妈又操心自己儿子要吃回头草,被渣A骗身又骗心。

      再说了,这次伊凡诺和拉法叶娜的态度转变实在可疑,楚子航至今没猜明白他们有什么目的,再让楚妈妈搀和进来只会更乱,搞不好她就要被两个小东西当枪使。

      想起自己生的那两个祖宗,楚子航就觉得头疼。

      伊凡诺闹腾归闹腾,其实是个没什么心眼的傻孩子,平时楚子航说什么他听什么。拉法叶娜也很乖巧,斯斯文文的,聪明刻苦,很让人省心。但这俩凑在一起就坏了事,拉法叶娜的脑子搭上伊凡诺的执行力,就像两只软绵绵小奶猫合体之后变成了剑齿虎,杀伤力指数型上升。

      楚子航想不明白好好的孩子怎么就长成了这个样子。明明拉法叶娜的聪明脑袋随他,伊凡诺的听话懂事也随他,而楚子航自认从小到大都是个三好宝宝,完全不让楚妈妈操心。

      叹了口气,楚子航懒洋洋地从床头滑下来,抱着枕头陷进被子里。

      都怪恺撒。


> > >

      周六的太阳很大,灰白的水泥地面看上去都有些刺眼。拉法叶娜戴好墨镜,拉了拉自己的宽檐帽,乖乖地站在动物园门口,等着楚子航去把追斑鸠的伊凡诺抓回来。

      这是他们最后选定的和恺撒见面的地点。原本按照中国人的习惯是应该找家酒店定一大桌菜,大家一边吃饭一边把酒言欢。但拉法叶娜和伊凡诺都还不到靠酒桌解决问题的年纪,而且楚子航也不想把气氛弄得太奇怪,便最终选择了两个孩子平时都很喜欢的动物园。

      “挺好的,这样即使找不到话聊,我们也可以说说小动物。”拉法叶娜在听到楚子航的计划时耸了耸肩,“就像刚开始约会的情侣喜欢去电影院一样。”

      这是出乎楚子航预料的一点。拉法叶娜对于他们要和恺撒见面这件事从始至终都表现得很冷淡。虽然这个小姑娘对生活中的绝大多数事都兴趣缺缺,除了轻武器杂志和爬行动物,但楚子航一直以为是她授意伊凡诺提出见面请求的,她现在这副漠不关心的样子让楚子航有些看不透。

      在距离约定时间前十分钟,恺撒从停车场的方向走了过来。他穿着浅色休闲西裤和白衬衣,袖口挽了起来。一身普通的打扮,但架不住他健身房广告模特般的身材和自带的有钱人气场,整个人如同黑夜棒球场上的大射灯一样,划开人潮,笔直而闪亮地踱到了拉法叶娜面前。

      小姑娘仰头看着男人,那头披肩的金发不加任何掩饰地暴露在大太阳下,闪着仿佛熔融般的光芒。她把自己的帽檐往下又拉低了一点,几不可闻地“啧”了一声。

      “早上好,拉法叶娜,你们到得真早。”

      “早上好,先生。”拉法叶娜客客气气地说,“爸爸去找伊凡诺了,应该很快就会回来。”

      “好,那我们等等他们。”

      对话到此结束,没有刻意的笼络,也没有旁敲侧击的探询。拉法叶娜站在恺撒旁边,侧头只能看见男人熨烫平整的裤腿。心中准备好的无数会话套路全部搁置了,她难得感到一丝焦躁。

      父女俩就站在大门口旁边,他们明显的外国人长相吸引了不少目光,尤其是恺撒毫不含蓄地对每一个偷偷打量他的人回以微笑。这个画面太眼熟了,拉法叶娜嫌弃地抿起嘴,伊凡诺在小区公园里对每一个路过的Omega也是这么笑的。

      “叶叶!”

      伊凡诺快乐的呼唤穿透人群传了过来,拉法叶娜一转头,刚好看见她哥从一个旅行团中间挤出来,冲过来拥抱她。

      兄妹俩抱了抱,伊凡诺转身又“啪”地抱住恺撒的大腿,仰头甜滋滋冲他一笑。

      “恺撒!”

      楚子航等挡在面前的人散开了才走过来,正好看到伊凡诺狗熊抱树似的挂在恺撒腿上,而且为了离恺撒更近一点,他还两只脚都踩在了恺撒的脚面上,踮着脚尖伸长了脖子望着他。

      恺撒保持了良好的风度,微笑着回应了伊凡诺的问好,用右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然后顺势把人从自己身上摘了下来,没有理会脚面上留下的灰色鞋印。

      有那么一瞬间,楚子航怀疑伊凡诺把恺撒叫出来就是为了霸凌他。

      向站在原地的一大两小走过去,恺撒先一步发现了他。那双蓝眼睛里一瞬间燃起的光辉令楚子航脚下一顿,他在那样的灼热目光下甚至毫无缘由地感到了心虚。以至于当恺撒大步走过来,搂着他的腰行贴面礼的时候,楚子航没能及时推开他。

      “恺撒。”楚子航叫了声对方的名字,点点头,却不知开场白该说句什么。

      “好久不见。”恺撒贴在他耳边说。

      楚子航后退半步拉开了两人间的距离。他没有质疑说两个人明明上周末还住在一起,这种显而易见的陷阱问题只有十年前的楚子航才会上当。

      他转身牵着两个孩子往检票口走,恺撒在他身后挑挑眉,迈步跟了上去。

      

      周末的游客不少,但这也不是什么新开张的园区,不至于太过拥挤。而且楚子航绕过了最热门的推荐路线,避开人群向左侧的岔路走去。

      “不去主展区那边吗?”恺撒挤开伊凡诺,凑到楚子航身边问。

      “那边我们都看过很多次了,今天是来看特展的。”拉法叶娜先答了话,从楚子航另一边探出头来望着恺撒,“你不知道吗?”

      恺撒眯起眼睛,觉得小姑娘话里带刺。但他还没来及细想,走在他旁边的伊凡诺立刻接过话头:“恺撒第一次跟我们出来玩,不知道也没什么。”

      两边一唱一和的,恺撒心里的阴谋诡计探测器哔哔作响。他不动声色地左右打量,正好撞上楚子航抬眼看他,挡在墨镜后的黄金瞳递给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恺撒轻轻勾了勾他的小指,露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

      加图索先生打从一开始就没准备来参加什么温馨快乐的亲子活动。

      他是来玩《勇者斗恶龙》的。

      侧头瞥了眼身边还不及他腰高的两个小菜鸡,恺撒在心里冷笑。

      不对,或许是《恶龙斗勇者》吧。


————— T B C ——————




争取下一章狂扁小朋友

再下一章就闪电复婚

然后我就能摆脱这两个浑崽开启人生新篇章了!!!!

评论(35)
热度(939)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