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利散射

      恺撒的眼睛是蓝色的。


      很标准的那种蓝色,楚子航不确定它在Pantone的具体编号,但看起来就和上世纪印在美利坚画报上的那种正统金发碧眼的美女一样。

      靠着这份纯正和剔透,即使是楚子航这样的人偶尔也能在心里滋生出诗人心绪。

      什么天空、湖泊、冰川、海洋之类的。

      不过大多数时候,当楚子航凝视它们的时候,他只是在利用它们的浅淡颜色来观察人类的虹膜形貌。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一直被黄金瞳直勾勾盯着,我还是有点心慌。”

      话是这么说,可从kindle上抬头的恺撒微眯起眼睛,显出一丝微妙的狡猾,如同用尾巴尖诱捕小鱼的猫。

      楚子航靠在椅背上,双臂抱胸。他没有因为恺撒的话就移开视线,反而愈发专注,就像是拿着各项身体指标都差到稀烂的体检报告的医生,用双眼上下打量他的病人,思考这个人为什么还能活着。

      “人体里没有蓝色素这种东西。”楚子航冷不丁地冒出一句。

      恺撒愣了一下,摸摸脑袋。

      “是吗?我没想过这个问题……所以我眼睛的颜色是怎么回事?”

      像是早就等在这里了,楚子航脱口而出:

      “瑞利散射。”

      恺撒没出声,他不想将自己的知识空白表现得那么明显。

      “介质中的微粒会对射入的光线产生散射,波长短的蓝紫光效应尤其强烈。”楚子航缓了口气,“蓝眼睛的人的虹膜正面细胞层几乎不含色素,所以呈现出的蓝色完全来自于散射光。”

      听完楚老师科学小讲堂的加图索先生表情微妙。

      “真有趣。”他眨眨眼睛,“你刚刚脑子里就是在想这个?”

      男人的微笑里泄露出了一丝丝细不可查的失望和无奈,他大约是在期待楚子航望着他发呆的时候能想一些更浪漫的事。

      楚子航默不作声,三十秒后将黄金瞳的目光稍稍往旁边偏开了一个小角度。

      他没有回答恺撒的问题,而是蓦地补充了一句,为他的科学小讲堂添上一个淡蓝色的结语。

      “瑞利散射同时也是天空和海水呈现出蓝色的原因。”

      于是恺撒的眼睛忽然睁大了,那片由光波特性散射出的淡蓝结构色仿佛一瞬间拥有生息一般,显得蓬勃而温热。

      楚子航确实在望着恺撒发呆的时候想了很浪漫的事。

      这个宇宙间横贯着无数条箴言至理,它们是横梁与砖石,是世界树的根与枝,交错蔓生,构筑出天穹般的无垠树冠,在这片穹顶下同时容纳着行星自旋与蝴蝶破茧。

      而那么巧,那么巧。

      在一根枝条上,有三颗树莓同源而生。

      天空、海洋、你的蓝眼睛。







伤残选手在线表演左手打字

评论(25)
热度(569)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