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一

      楚子航时常会想起他离开伊甸的那一天。

      他坐上那辆漂亮的商务小轿车,从后视镜里看着身后巨大的白色建筑群渐渐缩小。

      司机在大门口的时候就被赶出去了,现在是恺撒握着方向盘,而楚子航坐在他的副驾上。

      这样很好。

      楚子航望着窗外想。

      坐在后排会让他感觉自己是一件被运走的货物,但这个位置就很好,就好像……

      “是我的Omega了。”

      恺撒忽然开口。

      楚子航转头看他,但恺撒仍专心致志看着前方,扮演着一个称职的好司机。他的衬衣袖口卷起了几道,露出结实的小臂,下巴微微抬着,嘴角勾了个笑,显得自满又得意。

      “你很高兴。”楚子航说。

      尾音平平地低下去,模糊地卡在疑问与肯定之间。

      恺撒用食指敲着方向盘,车载收音机并没有打开,但他却像正听着舞曲似的敲打出欢快的节拍。

      “世界上最好的Omega之一在半小时之前刚刚通过了我的结合申请,我当然高兴。”

      即使放在恺撒贯来夸张的表达方式里,这样盛赞也过于令人羞愧了。楚子航把视线移开,盯着挡风玻璃的右下角,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模模糊糊地问了句:

      “真的吗?”

      楚子航也不知道自己这句话问出来是什么意思,但在他还没来得及想好如何补救之前,恺撒就飞快地答了。

      “假的。”

      眉梢微挑,楚子航没出声,只是搭在车窗沿的右手忽然动了动,手指屈起来,指尖轻轻在窗户上扣了一下,指甲与玻璃碰出清晰的“哒”的一声。

      恺撒嘴角的笑意愈深。楚子航这种隐晦委婉至极的暗示愤怒的方式只让他觉得可爱。

      “是假的……”

      恺撒在红灯前踩下刹车,右手摸过去与楚子航的五指交缠,语调悠哉。

      “‘之一’只是谦辞。”

评论(33)
热度(787)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