麤(恺楚)

- 麋鹿楚子航。

- 加图索先生在线表演绝地求生。


>>>>>

      “这个是项链,不是项圈,更不是缰绳。”

      恺撒耐心地哄劝着,好不容易才令楚子航抬起下颌,勉强将脖子贡献出来让他把那条画风粗犷的项链戴上。

      楚子航的一对耳朵从黑发里翘起来,朝前竖着,警惕又好奇。他感受着黑色皮绳套过自己的脑袋,落在脖颈上,因挂坠的重量而向下垂。这份重量的存在让楚子航有一点不适应,他的眉头微微皱起来,摸到胸前的坠子拿起来看。

      这是恺撒前两天从阿拉斯加带回来的旅游纪念品,当地特产的海象牙雕。小孩子巴掌大的海象牙横截片还保留着未经打磨的粗糙边缘,搭配皮绳有一种兽派的美感。背面雕着德纳里山,正面则刻上了一只回首的鹿。

      楚子航盯着那只高大健壮的雄鹿看了一会儿,视线流连过它修长的脖子与树杈状的巨大鹿角。

      半分钟后,他把那块吊坠平举在胸前,问恺撒:

      “你知道这不是我,对吧?”

      恺撒愣住了。他很想要保持镇定,但他眼中一瞬间闪过的震惊与茫然还是被楚子航捕捉到了。楚子航抿平唇角,双眼毫无情感起伏地望着他。

      “可是你不是那个麋、麋鹿?”恺撒紧张到卡壳。

      “我是。”

      “那我当时问过店员了,我问这上面是不是elk,他说是!”

      这句话说完恺撒自己都迟疑了,他悲痛地意识到一个纪念品店店员的生物学知识很可能并不值得信任。

      站在他对面的楚子航无声地叹了口气,他松开手让挂坠落回胸口,翘着的鹿耳朵动了动,耷下来乖巧地贴在脑袋两侧。

      “‘elk’在欧洲和北美指的并不是同一种鹿,而我也不是elk。”*

      楚子航一边说一边从内心腾起了强烈的违和感,他从没想过自己作为一头中国鹿有朝一日会需要向一个欧洲人解释人类语言的混淆之处。

      另一边的恺撒也很尴尬,但和楚子航的原因完全不一样。他的尴尬更接近于精心准备了半年的求婚仪式却在女朋友哭着答应之后才发现戒指买小了的绝望。

      “这样啊……”

      认错心上鹿的品种的意大利人摸摸鼻子,眼神四下瞟了瞟,忽然间镇定下来,一双蓝眼睛望着楚子航,目光真挚。

      “我不是生物学家,所有的鹿在我看来都是四条腿的、长着漂亮的分杈大角的、负责扮演童话故事里的林中精灵的家伙。”

      眼看着楚子航露出了不赞同的眼神,大概是打算详细讲解常见鹿科动物的区别,恺撒立刻上前半步把他抱进了怀里。突如其来的亲近举动果然打断了楚子航未出口的科普,他的下巴抵在恺撒肩上,睁大了眼睛。

      “我不知道怎样区分鹿的不同品种,但我知道怎样把你和全世界所有其他的鹿区分开。”

      “因为只有你才是我心头乱撞的那一只。”

      恺撒侧过头,看见鹿耳朵随自己每说一个字呼出的热气而轻轻颤抖,试图藏进黑发里。于是他恶劣地凑上去,将嘴唇直接贴上了那无处躲藏的鹿耳朵,轻声说:

      “你是Cesare's deer.”**



—————— E N D ——————



* elk在欧洲指“驼鹿”,在北美指“马鹿”。而麋鹿是中国原产的,在引入欧洲后被不明真相的群众称作“elk-deer”。三种elk经常被搞混。

** 麋鹿的常用英文名是Père David's deer,这是为了纪念给麋鹿命拉丁种名的大卫神父。


我拿这个来混七千粉点文会不会太摸鱼了

评论(22)
热度(687)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