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酥鸡

      第一次看见外卖小哥骑着电动车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恺撒愣住了。

      “你没有付小费。”他严肃地批评楚子航。

      楚子航正拎着下午茶从玄关走回来,闻言举起手机给他看屏幕上的订单界面。

      “有配送费。”

      恺撒捧着楚子航的手机看了一会儿,眉头皱着,显然“配送费”后面的个位数字以及“¥”符号并不符合他对于小费的想象。

      看着恺撒那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楚子航觉得很有意思。

      “没想到,你还是个良心资本家。”他一边说着一边夹了块盐酥鸡塞进恺撒嘴里。

      炸鸡块被捂在袋子里送过来,外层的脆皮有点软,烹炸过九层塔叶的油脂浸入鸡肉里,那股浓烈的香气让恺撒微微眯起了眼睛。他不由自主地哼哼了两声,眉间那点忧虑和胡椒粉味儿一起在空气里消散了。

      楚子航见状又往恺撒嘴里塞了几块炸鸡,看着他快乐地鼓起了腮帮子。

      “吃吃吃,”他一边喂一边低声说着,“嘴巴塞满脑子就不愁了。”

      这是楚妈妈经常会说的一句话,用来对付在全家用餐时谈工作谈上头的丈夫。楚子航耳濡目染,这时候下意识就复述了出来,说给恺撒听。

      恺撒盯着楚子航看,嘴被鸡肉塞满了出不了声。他不知道背后的故事,只觉得楚子航一本正经说这种话的样子古怪又可爱。

      于是这位良心资本家思考了三秒钟,从口袋里摸出一张20欧元卷成卷,插进了楚子航的牛仔裤上沿。

      在离开高天原之后就没有人再给他这样塞过钱了,楚子航眉头一跳,看着恺撒的眼神凉飕飕的。

      “小费要付到这种程度才算合适。”

      好不容易咽下了嘴里的炸鸡,恺撒飞快说道。他舔舔嘴唇,忽然倾着身体往前凑去。

      楚子航躲过了这个油乎乎的吻。

      “抱歉,”他拿着盐酥鸡后退两步,“这不包括在本店的服务项目之内。”


——————————


本来想周五爆肝更新的,但爸爸过生日啦,深夜激情轰趴【并没有

随便摸个小甜饼

回国之后每天叫小吃外卖,必须要和你们分享我的快落!

评论(14)
热度(694)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