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ch You(恺楚)

- 路边泡土狗未遂,借奶茶浇愁。


>>>>>

      楼道口趴了只小流浪狗。

      土黄色的,一身绒毛。嘴巴和四个爪子长了圈黑毛,但黑得不正,有点偏棕灰,也不知道是天生的毛色,还是在哪个泥坑里糊脏的。

      小土狗缩成一团,战战兢兢地盯着面前的楚子航。楚子航蹲在它前方一米远的位置,胳膊向前伸,手上捏着根火腿肠。他一动不动,稳得像大户人家摆在门口的石狮子。

      “你这样不行。”

      恺撒站在楚子航背后几米远的楼道阴影里,压着嗓子用气声说话,生怕吓到了狗。

      “你装得再像自动投食机也没用,一个超A的龙族混血,它还趴在那里没跑已经是条汉子了。”恺撒搬出自己的成功经验指点楚子航,“还不如把墨镜摘了,用你的黄金瞳驯服它。我之前在热那亚就是这么抓燕隼的,瞪一眼就乖了。”

      楚子航缓缓扭过头,用没拿火腿肠的那只手把墨镜摘下来,一双金黄的瞳仁静静地凝视着恺撒。

      恺撒把嘴巴闭上,不说话,乖了。

      把墨镜带回去,楚子航继续盯着毛绒绒的小土狗,镜框上露出来的眉头皱在一起。卡塞尔学院的生物学课程不会教学生如何接近一条非爬行类动物,于是他只好在脑内努力检索课外信息。可惜狗作为一种被驯化良好的动物,杀伤力实在有限,楚子航对狼的了解倒是更多一些……

      忽然灵光一闪,楚子航不自觉地“嗯”了一声。

      “怎么了?”恺撒问他。

      楚子航把头转过去一点,侧脸对着恺撒,轻声说:“还记得你上周四晚上给我看的视频吗?”

      恺撒回忆了一下,隐约想起那天吃过晚饭后他们一起靠在沙发上,楚子航在看新闻,而他在刷手机,刷出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就捅捅楚子航叫他一起看。

      “是……那个鹦鹉跳disco的?”恺撒不确定。

      “那是前天晚上的。”楚子航乜了他一眼,“我说的是那个,主人为了教会猫咪不咬人,就拿一个猫咪布偶假装咬自己一下,然后当着猫的面把布偶暴揍一顿。”

      恺撒眨眨眼睛,他想起来那个视频了,也猜到了楚子航的意思。

      “我现在去买个玩偶?”

      说着就准备走,恺撒记得街对面有一家大型超市,应该也有一些儿童玩具之类的卖。但前脚刚迈出去,楚子航便把人叫住了。

      “等等。”

      楚子航转过来,正脸面向恺撒。隔着墨镜的镜片,黄金瞳被染成了焦糖色。

      “没必要用玩偶。”

      他说完这六个字就闭上了嘴,只一味拿那双作弊的焦糖色眼睛看着恺撒,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楚子航式乖巧。

      “……”恺撒神色复杂。

      这次气氛诡异、信息量丰富的对视持续了大约三分钟,恺撒最终叹了一口气,从阴影里走出来。他放轻脚步,慢慢走到楚子航斜对面,距离小狗大约两步远的位置,然后蹲了下来。

      楚子航向他投以赞许的目光,同时手臂偏转角度,将剥开一半的火腿肠对准了恺撒的方向。

      虽然犹豫了那么长时间,但恺撒此刻表现得入戏很深。

      他身体前倾,手指尖稍稍撑住地面,对着前方露出了惊疑不定的表情,视线在楚子航的脸和火腿肠之间来回游移。楚子航也非常耐心,像之前一样保持静止不动的造型,等待恺撒一点一点试探着接近。

      小土狗缩在旁边,抬起脑袋看着恺撒前进三步,又后撤一步,停在原地观察一会儿楚子航的反应,再继续慢慢往前挪。

      一个世纪过去了,恺撒终于蹭到楚子航面前,张嘴咬掉了一小节火腿肠。他刻意将脸侧到小狗能看见的角度,一边夸张地咀嚼,一边眯起眼睛作出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楚子航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然后将火腿肠转回去朝着小土狗。

      奇迹发生了。

      趴在地上迟疑地晃了晃尾巴,小土狗居然真的颤颤巍巍站了起来,迈着小步子向楚子航走过去,用的时间比恺撒还短。它停在火腿肠面前嗅了半天,湿漉漉的鼻尖碰到楚子航的手背,然后张开嘴,轻轻含住火腿肠。

      楚子航松手让小土狗把火腿肠叼住,趁它低头吧唧嘴的时候,用准备好的空书包连狗带肠一起兜住,抱起来就跑。

      “你说说你,何必呢?”恺撒跟着他跑,听见小狗在书包里发出惊慌失措的叫声,“瞪一眼多简单。”

      楚子航瞥他一眼,伸手从书包侧袋里又摸出来一根火腿肠,塞到恺撒手里。

      “那样没意思。”

      墨镜在奔跑中顺着鼻梁滑下来了一点,露出原本金黄色的眼睛。

      他忽然伸手又在恺撒脑袋上摸了一下。


———— E N D ————


没看过那个猫咪沙雕视频的这边看一眼,本来想对我家狗试试,但他作为一条可以把我摁在地上暴打的德牧似乎无所畏惧……

顺便《衔尾蛇》预售中了解一下→🐍

评论(33)
热度(877)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