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有些奇妙的东西会从恺撒的脑海深处冒出来。

像是尸体横陈的校内草坪、英灵殿穹顶下的审判、聚在一起烂醉尖叫的日本女人,还有藏馆中爆燃的蛇神。

它们如同晶簇般生长,闪耀着剔透的、细碎的、瑰丽的光,却又在恺撒认真去回想时,像初雪一样飞快地消融了。

窗外传来知更鸟的鸣叫,恺撒在那可爱的声音中醒来。

他睁开眼睛,一道金色的光从窗帘缝隙中射入,横贯在他眼前。向着虚空伸出手,阳光将掌心照的微微发热。但他无法将手掌握拢,那是光,光是抓不住的。


谁有资格成为恺撒·加图索的宿敌呢?

不会有人的。

不会再有人了。

评论(12)
热度(382)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