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恺楚)

- 献给常年鸽我的战士老师。


>>>>>

      恺撒被楚子航放鸽子了。

      他一开始是没有考虑到这种可能的。当手机时间跳到七点整,恺撒的视线紧紧粘在餐厅大门上,然而两分钟后自动门滑开,走进来的却是个不相干的人。

      一直等到屏幕时间变成19:05,恺撒终于坐不住了。他一边打电话叫人查附近是否发生了重大交通事故,一边登录卡塞尔账户看看诺玛是不是又给他的男朋友紧急加派了任务。

      可是没有。城市的交通线拥挤但平稳地运转着,而在校董权限下,楚子航专员的账户仍被标记为绿色的休假中。

      这就很奇妙了。

      恺撒坐在座位上,让侍者将自己的水杯重新添满。他盯着矿物质水表面的微微波澜,终于做了一个正常人其实早就会做的决定。

      给楚子航打电话。

      “喂?”

      电话嘟了七声之后才被接起,听筒里传来的声音哑得厉害。恺撒一瞬间在脑内补完了楚子航遭遇混血种袭击经过一番恶战终于解决敌手然后拖着疲惫又伤痕累累的身躯接起了电话的人间惨剧。

      “你那边怎么了?”恺撒关切地问。

      然后他听到了一声茫然的鼻音,紧接着是厚重布料被掀开的摩擦声。半分钟后,手机里传出楚子航努力保持平静但还是尴尬得厉害的声音。

      “抱歉,我睡过了。”


      大概也不能太责怪楚子航。

      凌晨两点的时候街区突然停电,本来夜深人静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可住在楚子航隔壁的一伙人,硬是要摸黑烤肉当宵夜吃,结果碰倒油瓶,火苗蹿天而起四处爆裂,又点着了旁边堆着的枯枝。

      幸好楚子航在他们鬼哭狼嚎的第一时间就翻窗冲出去,单手提着灭火器一顿喷射,另一只手拨通电话叫来了消防队。

      搞出这一通破事的是初中生,家里的父母出去了,儿子一个人留在家里,就干脆叫来了一帮同学胡闹。现场一个成年人都没有,楚子航只好留下替他们向消防员通报,收拾一地狼藉,又被这群认他当大哥的小兔崽子拉着吃完了剩下一部分没被烧成碳的烤肉。

      哦,剩下那点肉还是楚子航出手烤的。

      闹完再回去已经早上六点多了,这是楚子航通常的起床时间。他带着一身糊味儿在床上躺了二十分钟,毫无睡意,干脆起床开始进行他的日常作息。

      可是一夜未眠是要付出代价的,比如在午休的时候一睡不醒。


      踩着被交警罚款的边缘一路飞驰,楚子航终于在预定时间四十八分钟后赶到了餐厅。

      恺撒其实一点也不恼火,他反而觉得非常有意思,这是一个全新的体验。在等待的时间里,他甚至已经决定好要把“楚子航约会迟到”这件事写进他未来的自传里,章节名还没有想好,暂定为“机械时代的终结”吧。

      但放在楚子航眼里,恺撒从容且隐含愉悦的神情就显得非常复杂了。他在餐桌对面坐下,喝了口水,眉目间一片凝然。

      “我……”

      楚子航还没有过这种面对面试官般的紧张,这是他过去二十五年人生经验中的空白区。于是即使在将尾音拖长到极限十秒钟后,他还是只能重复了一次在电话里说过的话。

      “……迟到了,抱歉。”

      幸好背后的小提琴手恰巧演奏到低音部分,否则恺撒不小心漏出来的闷笑会显得过分刺耳。他靠在椅背上打量着楚子航,眉清目秀的男人此刻表情异常肃穆,像是从后厨拿一把短刀递过去他就会当场切腹谢罪一样。

      “没关系,为你等待的时间并不算浪费。”恺撒维持着温柔体贴的笑容,语气轻缓,“反正我生命中余下的所有时间都是属于你的。”

      本该是楚子航早就习惯的甜腻腻发言,但在这种情况下说出口,反而让听者感到羞愧不堪。楚子航的眼睛垂下来,指尖揉搓着桌布边缘,背景的提琴曲如夏夜微风缱绻,餐前酒无声地滑入杯中。

      恺撒眯起眼睛,看见楚子航的耳尖泛起了葡萄酒般的淡色。


      这一部分就不写进自传里了。

      他想。


———— E N D ————



明天CPSP摊位A40见哦!

评论(31)
热度(1032)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