叭叭

温润谦和的世家小公子,面如白玉,身如瘦竹。自幼娇生惯养,连划宣纸的小刀也没碰过,青葱似的十指只会握得一支毛笔,笔下丹青绘卷,锦绣文章。

虽自幼有些顽疾,但不害命也不碍事,就是天气骤变时要犯一犯,病恹恹地在榻上倚两天。

某天一道圣旨下来,把小公子配给了刚刚得胜回朝的将军。

将军身高八尺,虎背熊腰,拎小公子跟拎兔子似的。

言谈举止也是五大三粗的。新婚夜里,盖头一掀,见小公子生得漂亮,二话不说就抱起来叭叭亲了两口,胡子把小公子半边的脸都扎红了。

小公子不依,抵着将军的肩膀把人推开,说合卺酒未饮,三书虽毕六礼未成,他们还不算成婚,不许亲。

谁想将军光听声儿不过脑子,只觉得这人一本正经的模样...

      那人叹了口气,走过来搂住他的肩膀,慢悠悠地亲吻他。

      他茫然地睁大了眼睛,浑身僵硬。他经历过无数人的无数个吻,粗暴的、缠绵的、挑逗的、侵略的,可还从来没有人这样吻过他。柔软的嘴唇贴在额头上,如同圣母亲吻圣子。

      这样一个纯洁无垢的吻几乎把他吓坏了,又乖又愣地靠在那人怀里,半晌才哆哆嗦嗦地憋出来一句:

      “你怎么还乐意碰我啊?”


情场浪子有了喜欢的人,内心煎熬,想爱又怕,干脆破罐子破摔,用最残忍的方式袒露了自己最肮脏的一面,既想把那人吓跑,却又忍不住暗自期待。

这样的男孩子也好可爱哦,想亲亲他。

空穴来风

好想看弯→直的单箭头啊……

就那种,攻是性格冷淡的理科学霸,受是个傻fufu的普通大学宅男。

两个人差不多岁数,但攻因为脑子好使一路跳级,所以他已经读博了,受才大二。

因缘际会,两人各自在校外租房的时候凑到了一起,成了室友。

攻发觉自己喜欢受之后就把受照顾得巨好。

洗衣做饭收拾房间,逢周末就开着车把宅男拖出去下馆子看电影。

本来为去外地上大学做好吃苦耐劳准备的受硬生生被养成了大少爷。

受感动啊,没事儿就跟朋友夸,说自己室友简直是个活菩萨。

饭做得好吃还热心肠,从生活小事到功课学业十项全能。

朋友天天听他这么花式赞美,两耳生茧,忍不住说你室友怕不是暗恋你吧?

受回了公寓,把这...

盛夏经年

      老师是怀抱一腔热血刚参加工作的师范毕业生,学生是高中课代表。

      借着职务之便,学生在送作业、批卷子、问问题的时候,抓住各种机会百般勾引。愣头青老师一面被撩得神魂颠倒,一面又认定是他自作多情,每天都在内心谴责自己怎么能对这样优秀的一个学生产生如此肮脏的念头。

      这种精神上的暧昧关系一直保持到了学生毕业,升入大学。老师顿时觉得教学生活一片苍白,生活寡淡乏味。...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