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中物

      那年元宵灯会,万神游街。

      众位仙家的抬轿从面前的石板街上缓缓而过,他站在父君身旁,手里拎着一盏精巧的鲤鱼灯笼。

      络绎的轿子一乘赛一乘的华贵,看得深宫里长大的幺子迷花了眼。

      直到锣鼓稍歇,他似有所感,一侧头便有一抹素色撞入眼中。淡雅至极的色调像是刚从雪山巅上请下来的,在周遭一片灯火摇曳间透出令人屏息的疏离。

      他愣愣地站在原地,盯着那乘抬轿。不铺锦缎也不饰描金,深红近黑的木料泛着墨玉般的光泽。端坐在这轿上的仙人白衣广袖,层层叠叠的礼袍将他包裹起来,像重瓣的牡丹衬着花蕊。

      不好,这个比方不好。

      他想着。

      满洛阳的牡丹也比不上他眉间清艳的一分。

      眼看着抬轿走近了,从身前行过,他蓦地甩脱了父君的手冲上前去,踮起脚,努力把手里的鲤鱼灯笼放在了仙人的身侧。

      仙人或许有低头,也或许没有,他没能看见。父母和侍卫们都急忙追来将他拖了回去,待再抬眼,轿子早已经走远了。

      

      “那个小皇子送了你什么?”

      孤阴仙君瞥了身侧明显打算看好戏的狐仙一眼,从袖子里把那盏灯拿了出来。

      巴掌大的的鲤鱼灯笼,用白色绢纸糊身,银彩绘鳞片,额间点了小小一抹朱红。

      “没什么。”他说。


评论(4)
热度(186)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