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苦

中秋文写到一半觉得困到昏头不想写了

就跑去文件夹里翻翻有没有什么硬盘文可以拖出来混更

结果一口气看了三篇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写的但都在情节发展到关键时戛然而止的文

而且我一丁点也想不起来之后的情节是什么了

我要憋死了

这都是作的什么孽



我决定了!我要你们和我一起憋死!

——————

1

      马尔福家的男孩被送进了医疗翼。

      恺撒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毫不意外,他心想格兰芬多的那个波特终于爆发了。

      然而室友告诉他马尔福不是被波特揍进去的,是被鹰头马身有翼兽抓伤的。

      听说还是他主动冲上去正面挑衅,然后用血的教训向在场的学生们证实了,鹰头马身有翼兽的尊严不容侵犯。

      恺撒陷入了沉默。

      “你作为级长,是不是应该去探望一下?再怎么说那也是一个马尔福。”

      “不了吧……”恺撒皱起眉头,“我去了跟他说什么?劝他别管这点皮外伤了,赶紧去圣芒戈治治脑子吗?”


2

      然而责任感还是驱使着恺撒去了医疗翼,不过他没进门。

      因为他刚转过拐角,就看见波特走进了病房。

      彳亍了三秒钟,恺撒轻手轻脚走到房门口,把耳朵贴了上去。虽然一时没想明白为什么波特会主动去找马尔福,但他在内心疯狂祈祷着,希望波特能替他把碍于同院情分而不好说出口的话都给说了。

      男孩们的争吵声断断续续地传了出来。

      “……你这是自作自受,马尔福!”

      恺撒赞许地点点头。

      “……被你爸爸惯坏了……总是这样……会为傲慢付出代价的。”

      恺撒持续点头。

      “……什么关心,我是为了巴克比克……你自作多情!“

      恺撒顿住了,这场争论听起来变得有些微妙。

      然而没等他进一步分析清楚,房内就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单凭那巨大的动静就能听出声音的主人是何等怒气冲冲。

      在飞快逼近的响动中,恺撒只来得及后退了两步,猛然推开的医疗翼大门堪堪擦过他的鼻尖,一个男孩低着头冲了出来,像鬼飞球一样撞上了恺撒的胸口。


3

      哈利觉得他一定是被魔药课上的蒸汽给熏昏了头。

      他怎么会幻想自己能够说服马尔福呢?那个自私又自负的斯莱特林,恐怕连“公平”和“正义”该怎么拼写都不知道。他就应该听赫敏的,多查查旧案帮海格准备辩词,而不是怀抱着不切实际的期待来这里……

      沉浸在愤怒与懊恼中,哈利还没反应过来就重重地撞上了什么东西。热乎乎的,还听见了一声闷哼,大概是个人。

      “对不起,我没看……”

      他一边道歉一边退开,抬头却发现是个高年级的斯莱特林。

      心中余怒未散,哈利一看见对方银绿相间的领带就觉得烦躁。他含糊地又说了几声“抱歉”,调转方向大步离开了,没管那个高年级有什么反应。路过拐角的时候,他的余光瞥见有个人站在墙边,似乎在扭头看他,但哈利没有在意,他已经习惯别人打量他的目光了。

      还是早点去图书馆吧。

      心里想着,哈利加快了脚步,校袍长摆在他的脚边扬起。

      他一定要帮巴克比克赢下官司。


4

      今天可真是奇妙的一天。楚子航想。

      他只是感觉嗓子有点难受,想来找庞弗雷夫人要些润喉剂,却看见恺撒鬼鬼祟祟地蹲在医疗翼门口,不知在干什么。

      男孩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楚子航收回视线。

      那好像是哈利·波特,格兰芬多的救世主。所以……恺撒刚刚是在偷听他和谁的谈话?

      楚子航怀着疑惑走出转角,发现恺撒站在原地望着他,表情是显而易见的尴尬。

      “没关系,我没看见……”

      刚想说自己没看见他在偷听,但楚子航觉得这样好像太欲盖弥彰了,于是临时改口。

      “……没看见波特在你怀里。”

      然后他惊讶地发现恺撒的表情从尴尬变成了绝望。

      咦?


5

      如果今天能活着回去,恺撒一定要给他的室友送上二十个恶咒,毕竟一切都是从“你应该去探望一下马尔福”这个该死的提议开始乱套的。

      加图索先生僵硬地站在原地,大脑高速运转。

      这句“没关系”如果是个女孩子说的,那恺撒就很明白,自己现在应该冲过去单膝跪在对方面前涕泪横流、声情并茂地解释。但现在是楚子航在说“没关系”,恺撒就拿不准是不是真的没关系了。

      “那是意外,他只是撞到了我身上。”在求生欲的驱使下,恺撒决定还是稍微解释一句。

      “我明白的。”

      看着楚子航平淡地点点头,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恺撒的内心十分复杂。

      不是,你明白什么了?你不明白。

评论(23)
热度(241)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