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后爸战线同盟·5(恺楚)

- ABO/养孩子/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前文这里

- 唉,遥祝大家国庆快乐了🎉


>>>>>

      结节膨大卡在柔软的腔道内,淡淡的血腥气混合着Omega信息素染上恺撒的舌尖。在标记形成的短暂时间里,恺撒恢复了片刻理智,涌上心头的除了对老东西们的愤恨、对自己傻到上当的懊恼,还有一股冰冷的绝望。

      一个被他标记的Omega,无论是否出于自愿,都难以再从他的未来中撇清干系了。这个他连面目都未曾看清的配偶,将成为恺撒·加图索光辉灿烂的人生履历上永远的罪名与忏悔。

      人生重来算了。在陷入疲惫的深眠前,恺撒咬着牙想。

      直到第二天的清晨来临,太阳照常升起,恺撒就着熹微的晨光看清了躺在自己身旁的那张脸。

      他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搞不好还有救。


> > >

      恺撒这个人有一点幼稚,楚子航知道的。这很正常,反正楚子航自己的脑子也不是很对劲。

      按心理学的理论,人的每一个童年创伤都可能导致一小部分心智停留在受伤的年纪,无法结痂再生,当未来再遭受到同样伤害时,只能仍以幼年的方式去应对。

      楚子航不知道恺撒小时候是受过什么创,但至少在他看来,恺撒现在基本上是复制了小学生用“假装无事发生过”来应对昨天和好朋友吵了架的做法。

      放在桌上的手机震了一下,楚子航拿起来一看,又新收到了恺撒发来的一张照片,拍的是一碗五颜六色摆盘精致的意大利烩饭。

      一秒钟后,恺撒紧接着发来了对这碗烩饭的评语:

      “中看不中吃。”

      连个“哦”字都没回,楚子航把手机扣回桌上,继续做手头的事去了。

      这算是近段时间两人之间交流的缩影。

      在确认自己真的触到楚子航的逆鳞之后,恺撒就十分配合地服从了楚子航“离远一点”的要求。不过他也没有回意大利去,而是顺势开始休闲度假,每天在城里吃吃喝喝,还发图片给楚子航报备行程。

      发来的照片基本都经过精心摆拍,还叠了滤镜,如果再加几张自拍一起发出去,差不多就是一个标准ins网红的画风。

      楚子航想不明白恺撒的目的,但他起码再没有对伊凡诺和拉法叶娜动过什么念头,楚子航也就随他去了,偶尔看见照片拍得好看还会回复几个字。

      这样的状况持续了数周,楚子航怀疑恺撒已经把附近叫得上名字的网红餐厅都尝遍了,以后万一请客吃饭他这个本地人大概会输得毫无尊严。

      奇妙的危机感在楚子航心头盘踞,却又不知缘由。

      直到某天吃过晚饭,楚子航坐在沙发上看着恺撒新发来的晚餐直播。这次难得还是个动图,熬出粘稠感的高汤冒着泡泡,热腾腾的蒸汽朦胧又温暖,鱼片和蛤蜊在沸腾的汤汁里翻滚。

      这时候两个小宝贝跑过来,爬上沙发,开始晚饭后例行的亲情互动,刚好就看见了楚子航手机上的海鲜锅。

      明明刚吃完饭还在那儿打嗝,伊凡诺硬是抱着楚子航的手弯向他谏言:“爸爸我们周末去吃这个吧?”

      楚子航指尖一颤,碰在屏幕上,点开的照片退了回去,露出对话框以及最上方聊天对象的名字。

      拉法叶娜看了看,把她哥哥从爸爸胳膊上拉开了。

      “不吃这个。”

      “为什么?”伊凡诺瞪大了眼睛。

      然后楚子航就看见拉法叶娜悄咪咪从眼角扫了他一眼,又很快收回去,抬手勾住伊凡诺的肩膀,压底声音凑到他耳边说了句:

      “不要中了敌人的糖衣炮弹。”

      被迫听清这句话的楚子航心情复杂。

      事后两个小孩子很有骨气地忘掉了海鲜锅,看完电视就乖乖上床睡了。可楚子航还是给恺撒回了消息,找他问那家餐厅的名字。

      恺撒几乎秒回了地址,并殷勤地问需不需要替他们预约位子。

      “不用了,谢谢。”

      严谨地在句末加上句号,楚子航摁灭了手机躺在床上。

      他直到刚刚才模糊地意识到一个问题。伊凡诺和拉法叶娜从小被精心照顾着,物质条件不指望比得上加图索家族那种掌握全球经济命脉天凉王破的变态程度,但也足够他们肆意挥霍零花钱去学校对面的小卖部批发零食只为集齐一套卡片了。

      出任务的时候楚子航可能连续几个月人间蒸发,但在家的时间他都会尽可能陪伴他们。他会在周末带两个孩子去游乐园和水族馆,会和他们一起去手工店做陶器,会在热门电影快上映的时候提前订票。

      但直到刚刚,直到他一口气翻完了恺撒这些天发来的观光记录,从小吃摊到米其林,从街头卖艺到剧院,他才注意到自己和两个孩子的相处或许是缺了点什么的。

      大概是太像宣传画上的亲子活动模板了。

      在他遥远而短暂的童年记忆里,楚子航能想起自己也是挖过蚯蚓钓鱼、把鞭炮埋在雪里点爆过的。都是那个男人教他的小把戏,并不精致,放肆又恣意。

      想到这里,楚子航忽然有一点忿忿不平。他和恺撒都算是没有童年的人,生命中扮演父亲角色的都不是什么靠谱的家伙。可恺撒看上去就比楚子航洒脱很多,他知道如何让自己与这个世界分享喜悦,他的生活永远生机勃勃。

      是因为他是Alpha吗?

      楚子航盯着头顶的天花板,玻璃灯罩边缘的镂花折射出晶莹的碎光。

      还是因为恺撒就是那样一个人,连灵魂都被流过躯体的血液一同浸得火热,永恒燃烧着。


> > >

      两天后的周末楚子航就带着孩子去了恺撒推荐的那家店。

      来时的路上拉法叶娜一直有点紧张,即使在入座之后也依旧时不时向四周打量,显得焦虑不安,和她身边已经开始兴冲冲给第五只生蚝挤柠檬的伊凡诺形成了鲜明对比。

      楚子航看不下去了,他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拉法叶娜。”

      被叫到大名的小女孩愣了一下,抬起头来。楚子航看着她浅褐的眼睛和绷紧的小脸,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

      她很像他,尤其是神态。可这种透出叛逆与抗拒的姿态,从来没在五岁的楚子航身上出现过,因为那个时候妈妈还没有再婚,那个男人还是他的爸爸。

      在心里叹了口气,楚子航放软声音:“他不是敌人,他并没有做错过什么。”

      拉法叶娜垂下眼睛,不说话。

      “他没有伤害过我,也不打算伤害你们……他并不亏欠我们什么。”楚子航摸了摸拉法叶娜的头发,轻声问她,“告诉我,为什么那么讨厌他?”

      楚子航不是在为恺撒说好话,起码他本意并非如此。只是看见不知事的孩子因为一些别扭又幼稚的理由,而对无辜的血亲心生怨恨,他觉得有些难过。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也和自己一样,即使他们和恺撒这个父亲没什么感情,他也不希望他们心怀怨怼,更不希望他们有朝一日后悔。

      正值饭点,餐厅里颇有些热闹,谈笑声与沸腾声交杂在一起。楚子航这张桌子就显得过于安静了,连汤锅里冒出的泡泡都显得小心翼翼。

      伊凡诺不再沉迷于他的生蚝了,目光谨慎地在爸爸和妹妹之间游移。他敏锐地意识到此时的压抑不是靠撒娇吵闹就能蒙混过去的,便只能稍微往拉法叶娜那边挪了一点,拉住妹妹的小手。

      拉法叶娜还是低着头,盯着面前盘子里的鱼片。楚子航没有去哄她,耐心地等待着。

      过了几分钟,拉法叶娜的嘴唇终于动了动,却不是回答楚子航的问题。

      “你是带我们来见他的吗?”小女孩像是憋着一股气,“我看见了,照片是他发给你的。”

      “不是。”楚子航回答。

      迎着拉法叶娜怀疑的目光,他继续说:“照片是他发我的,他说这家餐厅不错,而伊凡诺也想吃,所以我就带你们来了。这是很正常的分享。”

      拉法叶娜微微转头给了自己挑事的哥哥一个冷眼,又问:“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带我们见他?”

      “如果你们不想见就永远不用见。”楚子航平静地说,“他只是我的前夫,却是你们的父亲,算起来你们的关系更近一些,所以你们的意见更重要。”

      这句话的逻辑听起来完全没有问题,拉法叶娜也终于把头抬了起来,眼睛里亮晶晶的。

      “那我不想见他。”小姑娘有一点底气不足,像是在试探楚子航的态度。

      “永远不见吗?”楚子航问。

      全程安静如鸡的伊凡诺这时候倒是激动起来,在座位上扭动着想要发表意见,但刚开口就被拉法叶娜一脚踢了回去。他困惑地看着妹妹,不知道她为什么还不抓紧机会彻底歼灭敌人。

      拉法叶娜不理他,皱着小脸露出深思熟虑的表情,片刻后给出了回答。

      “暂时不见吧。”


—————— T B C ——————



恺撒:女儿乖,女儿好,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

评论(40)
热度(961)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