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后爸战线同盟·7(恺楚)

- ABO/养孩子/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前文这里

- 拉法叶娜小朋友亲身示范何谓“慧极必伤”。


>>>>>

      如果不是确认执行部还是施耐德教授在当家做主,楚子航简直怀疑是恺撒又从背后下了什么黑手。

      休假在家一个多月的楚子航专员关起房门来收拾行李,面色凝重。

      今天早晨起床他就收到了诺玛发来的新邮件,从伯力市到乌苏里江一带发生了多起伤人事件,受害者都是三十岁以下的年轻男性,无人死亡,但他们均被取走了部分血液及大腿肌肉组织。当地警方认为是某种秘密宗教组织作祟,但学院却怀疑混血种祭祀有关。

      诺玛发来了会在当地与他联系的俄罗斯专员的信息,楚子航一边浏览,一边第三次把试图请假的回复从界面上删除。抱着电脑在床上坐了一会儿,他拿起了床头柜上的手机。

      电话接通,楚子航抢在对面之前先一步开口。

      “我要去出个任务。”

      连一句“午安”都没来得及说,恺撒握着手机思考了两秒,立刻心领神会。他用右手在心口画了个十字,郑重宣誓:“我不会去接触他们,不会去打扰他们,不会趁你不在就把他们绑架去波托菲诺摸鱼抓虾体验热那亚最温柔的海风。”

      楚子航眼皮跳了一下:“你这不是连绑架内容都想好了?”

      “我最近打算把世界各地值得去的地方都做成旅游攻略。”恺撒回应着楚子航的质问,顺便用力暗示,“而且分了双人蜜月游和阖家欢乐游两个版本。”

      哽了一下,楚子航假装没收到对面传来的电波讯号,再次重申自己拨通这通电话的主题。

      “伊凡诺和拉法叶娜现在并不想见你,有什么事等我任务结束了再说。”

      恺撒对着听筒连连应声,末了又叹了口气,有点无可奈何地问:“你怎么总以为我是来和你抢孩子的?”

      楚子航皱了下眉头,刚想解释说自己没有这么认为,就听见对面的人接着悠悠地说:

      “我明明是来和孩子抢爸爸的。”

      “……”

      干脆利落地挂断了电话,楚子航闷头继续收拾东西。可惜他经常出任务,房间里常备一个装好了换洗衣物和日用品的登机箱,几乎没什么需要添置的。

      闲下来的楚子航站在房间中央发起了呆,身旁立着小行李箱,手机被他攥得温热,窗外是清空郎朗的金色晨光。


> > >

      楚子航第二天一早就去了机场。留在家里的伊凡诺趴在客厅的窗边向外张望,身上肩负着“要保护好爷爷、奶奶和妹妹”的重任。

      同样被交代了“替爸爸看好你哥哥”的拉法叶娜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时不时从书上抬头往她哥那边看两眼。

      她觉得伊凡诺现在就像儿歌里唱的小白兔,兔妈妈出门了,他便紧紧守在窝边,只等大灰狼来唱一句“小兔儿乖乖,把门开开”就立刻冲出去把恶狼暴揍一顿。

      拉法叶娜在脑内估计了一下那天在幼儿园门口遇见恺撒时观测到的身高和体格,与奶奶的健身教练做了下对比,安慰自己说至少看在楚子航的份上,伊凡诺就算真冲出去了大灰狼应该也不会还手。

      楚妈妈闹不清孙子在操心些什么,连看个动画片都不安心,隔一会儿就往窗子外张望。她悄悄观察了整一天,在伊凡诺心不在焉到连晚饭后最喜欢的小布丁都差点弄掉之后,楚妈妈决定要亲自下场为孙子解决生活小烦恼了。

      她把伊凡诺抱到膝盖上坐好,问他:“凡凡啊,跟奶奶说说,你在往窗子外头看什么?”

      “就是有一个……”伊凡诺卡住了,一时间没想好给恺撒定义成什么身份,憋了一会儿只好说,“一个、一个人。”

      闻言楚妈妈立刻紧张起来,急急地追问:“我们家外面有人?什么人?长什么样子?来做什么的?”

      伊凡诺没想到楚妈妈反应这么大,心里一慌就说得颠三倒四的。

      “不是,现在没有人,但是可能有一个人,就是、我以为有一个人,可能会来……”

      听见说家门外并没有可疑人员,楚妈妈松了口气,但又觉得伊凡诺的话有些古怪。祖孙两人四目相对,楚妈妈望着孙子水灵灵的蓝眼睛,心中隐隐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把伊凡诺的小身子往怀里搂了搂,她凑近了些温声细语。

      “凡凡你是不是,遇上感情问题了啊?”楚妈妈尽可能让自己的八卦语气听起来正直无比,“你在等谁呀?你希望谁来找你呀?”

      她猜测肯定是伊凡诺在幼儿园里有了喜欢的小朋友,又不好意思主动约人家出去玩儿,只好在家里眼巴巴等着人家来找自己。

      而伊凡诺完全没意识到楚妈妈是什么意思。他心想恺撒来泡自己的爸爸,肯定会破坏爸爸和他的感情,这当然是重大的感情问题。可是爸爸之前嘱咐过不要对爷爷奶奶提起恺撒的事,他又不愿意撒谎骗奶奶,两难之下只好埋着头不说话。

      这番反应简直坐实了楚妈妈的猜测。她看着怀里孙子那副纯情害羞的样子,眼中的怜爱像暴雨后的亚马逊河一样哗哗泛滥。

      刚从楼上下来的拉法叶娜只听见了最后几句对话,觉得脑子有点疼。她没想明白话题是怎么发展成这个样子的,但她知道再放任自己哥哥和奶奶在这里瞎扯,早晚要聊出大事来。

      咬着嘴唇想了想,拉法叶娜哒哒哒跑过去圆场。

      “瑞瑞什么时候来呀?”她皱着眉头走到楚妈妈身边,一脸发愁的样子,“哥哥你没看见他吗?”

      瑞瑞是拉法叶娜班上的小朋友,楚妈妈知道他。

      “嗯?没有啊?”伊凡诺不知道妹妹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抢在楚妈妈注意到伊凡诺的茫然表情之前,拉法叶娜继续加戏:“他说把书看完了就借我的,怎么还没看完呀?哥哥你有在一直帮我盯着外面,看他来没来对吧?”

      说完还一脸怀疑地看向伊凡诺,不高兴地抿起嘴巴。

      剧情发展过于迅速,伊凡诺完全摸不透拉法叶娜的思路。而旁边的楚妈妈已经自动理清思路,给今天的反常状况找到了一条合理解释。

      “凡凡一直盯着呢,可认真了,我都看见了。”她摸摸伊凡诺的脑袋,把孙子放了下去,转身又去哄拉法叶娜,“不着急,周一到班上再去问问瑞瑞,大不了想要什么书奶奶给你买。”

      乖巧地点点头,拉法叶娜在楚妈妈慈爱的目光里拉着哥哥走开了。


> > >

      “我们要给恺撒说好话。”拉法叶娜正色说道。

      伊凡诺感觉眼前一阵眩晕。前两天他刚被妹妹关在玩具房里谈心,语重心长地教育他不要再去窗户旁边盯梢,反正看见了也打不过,赶跑坏男人的事情还得从长计议。

      为什么转眼就倒戈了?从长议出来的就是这种计吗?

      看见伊凡诺震惊加痛心的表情,拉法叶娜就知道自己哥哥又在瞎想。她把人拉到小板凳上坐下,耐着性子跟他解释。

      “举个例子,小王老师,好不好看?你喜不喜欢?”

      伊凡诺认真点头,他的小书包上到现在还别着刚进幼儿园的时候小王老师送他的猫咪徽章。

      “那如果有一天,你们班上转来了一个新的小男生,这个男生天天粘着小王老师,小王老师也天天夸他,”拉法叶娜盯着伊凡诺,眼神锐利,拷问灵魂,“你会喜欢这个新的小男生吗?”

      只是想象一下小王老师心爱的小宝贝变成别的男孩子,伊凡诺眼眶就快憋红了。拉法叶娜看着他的样子,赶紧趁热打铁。

      “恺撒就是那个新来的小男生,爸爸就是你,我们就是小王老师。”

      这个复杂的身份转换关系,伊凡诺花了一点时间才梳理清楚。

      “所以……爸爸喜欢我们,我们要是给恺撒发小红花,”伊凡诺推敲着这个逻辑,觉得有一点兴奋,“那爸爸就会讨厌恺撒!”

      拉法叶娜的眼中充满了欣慰。


> > >

      任务期间不好意思干扰专员执行任务,恺撒也就没了必要再天天往外跑,歇在房间里一边做他的旅游攻略,一边思念远方的楚子航,他甚至连两人复婚宴上的服务生要扎什么颜色的领结都想好了。

      恺撒沉湎于空虚的美好幻想中,桌边的手机震了一下,他不耐烦地投去一瞥,看见是来自楚子航的信息就噌地一下坐直了。

      楚子航发来的是一张聊天界面截图,上面是两段短语音转成的文字。

      “爸爸,我们要不还是见一见恺撒吧?”

      “有两个爸爸好像也蛮好的。”

      最顶上的联系人显示的是伊凡诺。

      除了这张图,楚子航没再说别的话,只发来了一个“?”。

      把图片内容反反复复读了三遍,恺撒凝视着楚子航的那个问号。他心里没有任何父子关系破冰的欣喜,只充斥着阴谋逼近的警惕感。

      他忽然回想起了当年和家族长老们勾心斗角的日子,他们也喜欢这么跟他说话,字字句句都意在言外。

      心里头的楚子航专用警报器嘟嘟作响,恺撒眯起眼睛,对这种阴谋伎俩简直感到了怀念。


—————— T B C ——————

评论(31)
热度(959)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