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走西顾(恺楚)

>>>>>>

      恺撒遇到了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

      这个问题的复杂和尴尬程度完全不亚于他没穿裤子和楚子航手牵手从下水道里被人捞出来还在正副校长面前公开处刑。

      走投无路之下,恺撒甚至恶向胆边生,披着萌新小号去著名情感论坛上发帖求助。

      【急】失忆期间和其他人暧昧现在男朋友要分手怎么办

      等了一个小时偷偷上线,竟然已经成了热帖,回复数直逼1000+。

      点开来一看,一半是沉痛宣布他已经凉凉了的,一半是劝他“男人生气不用怕,睡一顿就好了”的,剩下还有一小撮是不知怎么从卡塞尔内网摸过来吃瓜看戏的。

      恺撒面无表情地翻过几十页帖子,觉得人类已经完蛋了。


      楚子航是三天前回到卡塞尔的。他的出现就像是一根银针,刺破了蒙蔽住所有人的肥皂泡泡,彩虹色的肥皂泡轻飘飘地碎裂,真实的世界展现在眼前。

      清醒过来的恺撒欢呼着奔向他的男朋友,而对方只是侧头看了他一眼,便转身跟着施耐德走了。


      挂钟悄悄指向零点,窗外的白橡树在夜风中簌簌轻响。恺撒没有吃晚饭,现在感到胃里空空,但又缺乏食欲,干脆拆开桌上的包装盒,用叉子往嘴里塞软绵绵的水果蛋糕。

      这个蛋糕是他亲手做的,本来想拿去给楚子航,然而还在校医院接受身体检查的楚子航以“医生不允许”为由礼貌地拒绝了他,并把他和蛋糕盒一起关在了病房门外。

      恺撒回忆着下午楚子航冷冰冰的表情,觉得连嘴巴里的奶油都是苦的。

      囫囵吃了个大半个蛋糕,恺撒掏出手机,叼着蛋糕叉噼里啪啦打字。

      自从继任代理家长后,恺撒·加图索在家族内得到了“终于成长为一个真正的领袖”的欣慰评价。而现在,成熟的加图索家长正在深夜向下属指派重要任务:

      “我需要一个情感顾问。”

      一头雾水但兢兢业业的手下立刻行动,二十分钟后就准备好了一名资深心理咨询师,专攻婚姻家庭问题,恺撒匿名和咨询师成功连线。

      他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和楚子航的情况,然后就开始讲述自己现在面对的难题。

      “……我甚至想不明白他在气什么……是的,我把他忘得一干二净还毫无异议地接受了另一个人取代他的位置,这听起来很恶劣,但他应该能理解……对,他是个很理性的人,甚至有点理智过头了,造成我失忆的完全是不可抗力……”

      因为叙述过程中不得不省略大量与龙族相关的信息,电话对面咨询师的声音听起来有明显的困惑,但还在努力保持自己的沉稳。

      “您有没有想过,您的男友现在所做出的十分情绪化的反应,恰恰是因为他的理智?”

      恺撒握着手机,脑内一片茫然。

      “正是因为您有充分的理由,就是那个……不可抗力,所以他无法容许自己正当地向您发泄不满,因此只能选择回避与您的见面。”

      “所以……”恺撒思考着,“他现在完全是憋的?”

      电话对面沉默了几秒钟,咨询师重新开口:“他有可能是无意识地压抑了自己的情感,心理学上……”

      恺撒打断了他,单刀直入地问:“所以我现在应该怎么做?之前替代他的那个人已经……嗯,消失了,而我实际上和那个人也并没有任何逾矩的行为,我都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道歉。”

      在恺撒说完“消失”这个词之后,听筒对面似乎传来了吸气的声音,等到咨询师再说话时,他的嗓音听起来有点虚弱。

      “也许他生气的并不是您和其他人的亲近?如您所说,他曾经长时间处于孤立无援、被所有人遗忘的状态。在这期间,他一定会期望得到来自他人的帮助和身份认同。而作为他的恋人,您或许被寄予了最大的期待。”

      “你是说他在气我没记住他?”恺撒皱起眉头,随即发出一声轻笑,“不可能的,他明知道造成我失忆的原因,他不是会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的人……”

      说到一半,恺撒的声音忽然低了下去。因为那一瞬间他设想了一下,假如他落入了同样的境地,他难道就一丁点也不期待楚子航能反抗奥丁的禁制,爆发出、呃,比如说……爱的力量……

      恺撒低着头,不好意思再想下去了,心里咕噜咕噜冒出的粉红泡泡让他感觉自己像个十五岁的女高中生。

      “好的,谢谢你的建议,有需要我会再联系的。”


      时值初夏,但凌晨的气温还是有些凉。恺撒裹紧了外套,站在校医院楼下仰头数哪一扇窗户是楚子航的。

      五分钟前他刚刚被护士长半劝半推地赶出医院大门,不让他打扰病人休息。恺撒没有多做抵抗,但在离开之前,他确保了自己的声音足够清晰,让门内的人能听见他那句“好吧,那我明天再来。”

      感谢校工部,下个季度要增加他们的预算。

      恺撒一边攀爬外墙一边欣慰地想,他可不想穿着被灰尘蹭得脏兮兮的外衣去见楚子航。

      三楼右数第二间,淡绿色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恺撒试探着窥视了几眼之后,抬手敲响了玻璃窗。“叩叩”的声响在夜晚格外清晰。

      十秒钟后,窗帘和窗户一起被哗地拉开。

      恺撒扒着窗沿,仰头看站在窗边的人。

      “你果然没睡。”他笑着说。

      “你果然有病。”楚子航面无表情。

      说完这句话,楚子航就转身向病房内走去,恺撒在他身后灵巧地翻窗而入,很小心没有在窗台上留下鞋印。

      房内昏暗,床头有一盏小夜灯,但楚子航没有把它打开,只有月光从拉开的窗帘里照进来。柔白的光落在楚子航身上,显得他整个人通透单薄,像是一道幻象。

      “有事吗?”楚子航先开口。

      恺撒向他走近两步,直到楚子航不自觉地流露出抗拒才停下来。

      “我来向你道歉。对不起,我把你忘记了。”

      他压低了嗓音,语调温和,剔透的蓝眼睛凝视着楚子航,看上去真挚而又痛苦。

      楚子航蹙眉,转头避开了与他的对视。

      “你不需要为这种事道歉。”楚子航顿了一下,“这不是你的错,所有人都忘记了。”

      “可我不是所有人,我是恺撒,你的男朋友。”

      恺撒轻声说着,同时一点一点地靠近。他的动作谨慎而小心,观察着楚子航的反应,只要发现一丝拒绝的意思就立刻停下来。

      “你期待过我能和其他人不一样,对不对?”

      楚子航否认:“我没有……”

      但恺撒没有介意,他已经靠得很近了,近到一伸手就能牵住楚子航的右手。楚子航身上还穿着睡衣,薄薄的棉布挡不住从窗户涌进来的凉风,让楚子航无意识地微微缩起了肩膀。他腰后抵着床头柜,无后路可退,而他面前的恺撒温暖又可靠。

      “那好,我换个说法。”恺撒安抚似的揉捏着楚子航的指腹,“我应该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可我没有。所以,对不起,我让你的期待落空了。”

      手臂慢慢地抬起来,这几天始终将恺撒拒绝在千里之外的冷漠神色终究没有再次出现,他放心地环住楚子航的背,将人抱了个满怀。

      楚子航垂在身侧的两手紧握成拳,却最终在恺撒一下一下轻拍他后背的安慰中松开了十指。从见面起就始终紧绷的身体松懈下来,楚子航疲惫地低下头,额头抵在恺撒肩膀上。眼中的光芒黯淡,褪出柔和的栗色。

      “行使你作为男朋友的权利,”

      恺撒偏过头吻了吻楚子航的耳朵尖,哄骗般的对他说。

      “对我生气吧。”


      深夜的校医院一派宁静,唯有窗帘偶尔被风吹动,发出微弱的沙沙声。

      恺撒抱着楚子航,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听见怀里的人呼吸渐缓,还以为是睡着了,可刚动了一下,楚子航就抬手攀住他的肩膀,小声嘟囔了一句。

      “什么?”恺撒没听清。

      “我饿了。”楚子航闷闷地说,“我想吃蛋糕。”

      恺撒心里咯噔一响。

      察觉到了他的僵硬,楚子航抬起头,盯住恺撒的眼睛问他:“我的蛋糕呢?”

      “我再给你做个新鲜的,”恺撒立刻回神,笑容近乎谄媚,“你想吃什么味道的?”

      然而楚子航并不买账。搭在恺撒肩膀上的手将他推开,楚子航双臂环胸靠在病房的墙上,黄金瞳一片冰冷。

      “之前的那一个呢?”

      不等恺撒解释,楚子航就继续凉凉地说。

      “给阿巴斯了?”


      凌晨四点,卡塞尔学院。

      成熟的加图索家主满手面粉,握着手机蹲在烤箱前,一边等蛋糕出炉,一边再次登录萌新小号发帖求助。

      【急】吃了男朋友的蛋糕现在他硬说我出轨怎么办


—————— E N D ——————



上条评论里的各位戏精,本人实名佩服。

评论(45)
热度(1515)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