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雪(恺楚)

- 小年轻谈恋爱。


>>>>>

      这才一月出头,竟然就下了雪。

      白色的雪从灰蒙蒙的天上飘下来,恍然间仿佛初春柳絮。又轻又软的一小团,落到地上便化了,落在树叶房檐上的倒是积了起来,薄薄的一层,看起来毛绒绒的。

      楚子航靠在沙发上看着院子里的雪景,手脚都缩在毯子里。虽然室内开着地暖,但初雪的寒气还是顺着窗玻璃渗了进来,凉丝丝地缠住了窗边的楚子航。

      “哈——”

      打了个哈欠,天气冷的时候似乎分外容易倦怠。把绒毯又裹紧了一层,楚子航歪着脑袋,安静地注视着木栏上攀援的金银花藤蔓一点一点被镀成玉叶银丝。


      恺撒走进客厅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静谧的画面。

      窗外飞雪渐渐,天地尽染纯白,清冷朦胧的天光投入屋中,为熟睡的男人笼上一层柔色。

      掏出手机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把窝在毯子里睡得暖乎乎的楚子航上上下下拍了个遍,恺撒心满意足。最后他蹲下身,盯着埋在绒毯中的睡脸看了半晌,半蜷起手用指背轻轻磨蹭楚子航的脸颊。

      本就睡得不深,楚子航在恺撒的接触中醒了过来。他半睁眼,迷迷瞪瞪地望着面前的男人。

      “你这里难得下雪,不出去玩么?堆个雪人?”恺撒戳戳他。

      “不去。”楚子航把脸藏进毯子里,躲开恺撒的手指,闷声说,“这点雪能堆什么雪人?不小心再感冒了。”

      “那拍照也行,走走走。”

      奈何楚子航的懒劲儿上来了,任恺撒死缠烂打也缩在沙发上不动,裹紧了他的小毯子冷眼相对。恺撒没办法,对方再怎么说也是个成年男性,又不能硬扛着走。他只好自己穿上羽绒服,戴了条围巾出去了。


      陷在软绵绵的靠垫里,楚子航的倦意又涌了上来。昏昏沉沉半睡半醒,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门那边传来打开又关上的吱呀声响,紧接着便是咚咚咚的脚步声,一个大大的人影冲到他的面前,带着薄荷一般冰冷而清新的气息。

      “醒醒,看雪人啦。”

      楚子航好奇地睁开双眼,竟然真的看见眼前立着一个雪人。

      迷你款,头加上身子也不比他的拳头大,却还是认真地插了两根细树枝作手臂,又粘了两颗草籽当眼睛。

      这个精致的雪人站在一片树叶上,呆呆地与楚子航对望,恺撒小心翼翼地托住它,还在微微喘着气。因为雪人先生太小了,在温暖的掌心里似乎一眨眼就会融化,所以加图索先生捧着它慌慌张张地大步跑回来,想要把这小小的冬日奇迹带给他的男朋友看一看。

      眨眨眼睛,楚子航探出指尖碰了碰它圆溜溜的身体,皮肤立刻感受到了一阵湿润的凉意。

      “我刚做的。”恺撒赶紧邀功,“可爱吧?”

      楚子航望着恺撒明亮的蓝眼睛,白种人的皮肤在被冷风吹过之后泛出格外明显的粉色。抿起嘴角笑了一下,楚子航凑上去亲亲加图索先生红扑扑的脸颊。

      “嗯,可爱。”


———— E N D ————


其实听说上海没下雪?

不管不管,反正我这里下了。

为北方的朋友们表演堆雪人(南方ver.)



评论(47)
热度(526)
© 子见南子|Powered by LOFTER